上海同比增长6.9%,江苏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不仅诞生了一批

编者按:5年来,纺织行业经过转型升级的洗礼,已逐步呈现出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各区域为了向“纺织强省”进发,不断创新思路,转型升级,促进行业稳健发展。其中“调整产业结构”、“加强创新驱动”、“发展智能纺织”都成为了各省市不可或缺的关键词。在这些关键词的带动下,各区域根据自身的特点,转变思维,创新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新路径,促成了各区域“争先发展”的良好局面。  江苏纺织业主要经济运行指标  十八大以来的五年,是江苏纺织结构性调整初见成效,转型升级业绩喜人的五年。五年间,江苏纺织企业认真贯彻十八大精神,主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面对经济新常态诸多压力,坚持进行结构调整、优化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形成了利润增长快于速度增长的新格局。  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6年,江苏纺织业的主营业务收入一直处于持续增长的状态,行业利润也始终逐步提升。经过持续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江苏省纺织服装业在智能制造方面不断提升,集群经济发展迅猛,“走出去”不断探索争先。  智能制造展现强省风范  纺织工业是传统产业,而智能制造是未来制造业发展的重大趋势和核心内容。江苏纺织业积极推进两化深度融合,以智能化制造带动转型升级,大幅度提升生产效益,体现出纺织强省的风范。  在棉纺织方面,无锡一棉纺织集团有限公司万锭用工是国内棉纺业平均水平的1/5,用工人数20人左右,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同类产品售价高于市场价格10%以上。其智能车间9万多个传感器使车间形成智能化生产线网络,实时监控生产状态、产品质量和机组用电信息。  在化纤领域,盛虹集团所属的国望高科纤维有限公司纺丝车间,实施机器人络筒自动化作业后,车间生产线人员由原先的10人减少为4人。京弈特纤、生生源等重点企业也大量引进流入智能装备。  服装方面,海澜之家服饰有限公司针对服装市场需求变化快、小批量、多品种的特点,建设能够保证物流配送及时、准确的智能立体仓库配送体系,成功转型成为以研发设计、品牌营销为主的服务型制造企业,外包生产,每天实时结算。晨风集团与三菱重工合作,研发了一系列的“机器替代”,其衬衫自动流水线将以前一天台产十几件提高到50多件。  集群经济促进提质增效  产业集群的竞争力来源于打通产业链上中下游,既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又提质增效。近年来,江苏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不仅诞生了一批“百亿”级别的纺织特色名镇,打造了千亿级别的产业基地、专业市场,成就了江苏纺织业的万亿规模,更率先以“创新型、智能化、国际化”为方向走在产业集群“智慧转型”的前沿,一批特色小镇脱颖而出。  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积极组织协调,通过各地扎实地工作,宣布了14批产业集群试点单位。目前,全省有纺织产业基地县(市)15个、特色城7个,特色镇53个。全省涌现出近80个纺织服装集群,其中涌现出常熟、江阴、吴江3个千亿级基地。  随着产业集群经济的蓬勃发展,江苏还涌现出一批别致的特色小镇,成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旅游资源的平台。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积极打造主题鲜明的特色“丝绸小镇”,提出了“一丝兴三业,三产绕一丝”的发展思路,把“丝绸之路”融入一产、二产、三产中去,即将产业融于“一根蚕丝”,以扩大种桑、科学养蚕为一产基础,延伸至推动二产谋求创新、更接地气,撬动以“丝绸”为主题的古镇旅游、商贸流通、文化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建设百亿级的产业集群。常熟市海虞镇先后斩获中国休闲服装名镇、江苏省休闲服装产业集群品牌培育基地和江苏省休闲服装优质产品生产基地等荣誉,如今的海虞镇被住建部评为“江南无忧小镇”。  “走出去”布局国际市场  中国纺织业具有国际优势,“走出去”对于建设纺织强国有着重要意义,作为中国纺织业的排头兵,江苏纺织业在布局国际市场方面也走在了行业的前列。  红豆集团率先在柬埔寨的西港特区打造出口加工基地,为中国中小企业“走出去”提供平台,整体开发面积达11.13平方公里,园区可容纳300家企业入园,解决柬埔寨8~10万人就业问题。东渡纺织集团把财务结算中心和设计中心放到了新加坡,大幅度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有效地提升企业盈利水平。  在江苏,走出国门进行战略投资的纺织企业还有很多,并且这支队伍在不断增大。毋庸置疑,新常态下产业发展环境和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五年来江苏纺织业供给侧改革和消费升级成为行业发展最大动力,取得了亮眼的成绩。江苏纺织业将以创新驱动、内生动力、绿色发展为根本,通过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给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新动力。

近日,环保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六部委联合印发《“十三五”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下称《方案》)的通知,综合整治“散乱污”企业作为首要任务被重点提及。  值得注意的是,该《方案》明确了对“散乱污”问题企业整治的三个时间节点:  2017年9月底前,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完成“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工作;  2017年底前,重点地区其他城市基本完成涉挥发性有机物(VOCs)“散乱污”企业排查工作,建立管理台账;  2018年底前,依法依规完成清理整顿工作。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表示,今年秋冬季强化督查执法力度会进一步加大,主攻方向为“两散”。其一就是明确要在今年9月底前,全面完成“散乱污”清理工作。田为勇说,总体目标只有一个,即最大限度减少污染天气的出现。  “散乱污”企业主要包括:  有色金属熔炼加工、橡胶生产、制革、化工、陶瓷烧制、铸造、丝网加工、轧钢、耐火材料、炭素生产、石灰窑、砖瓦窑、水泥粉磨站、废塑料加工,以及涉及涂料、油墨、胶黏剂、有机溶剂等使用的印刷、家具等小型制造加工企业。  它们普遍无工商、土地、环保等手续,生产过程大都存在违法生产、超标排放、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治污设施运行不正常等问题。  据悉,为彻底整治“散乱污”,完成任务目标,此轮环保风暴目前已席卷至全国16个省(市)。这些重点地区分别为——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成渝、武汉及其周边、辽宁中部、陕西关中、长株潭等区域。涉及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广东、湖北、湖南、重庆、四川、陕西等16省(市)。  环保部等六部委将重点推进上述地区石化、化工、包装印刷、工业涂装等重点行业以及机动车、油品储运销等交通源VOCs污染防治,并实施一批重点工程。  环保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上述《方案》要求各地全面开展涉VOCs排放的“散乱污”企业排查工作,建立管理台账,实施分类处置。列入淘汰类的,依法依规予以取缔,做到“两断三清”(断水、断电,清除原料、清除产品、清除设备);列入搬迁改造、升级改造类的,按照发展规模化、现代化产业原则,制定改造提升方案,落实时间表和责任人。  同时,对“散乱污”企业集群,要制定总体整改方案,统一标准要求,同步推进区域环境综合整治和企业升级改造。实行网格化管理,建立由乡、镇、街道党政主要领导为“网格长”的监管制度,明确网格督查员,落实排查和整改责任。  事实上,环保部在9月初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下称《攻坚方案》)与此次六部委联合印发的《方案》遥相呼应。《攻坚方案》也明确强调,要加快“散乱污”企业整治,对已核实的量大面广“散乱污”企业,本着“先停后治”的原则,区别情况分类处置。  对于涉大气污染物排放列入淘汰类的,一律于2017年9月底前依法依规关停取缔,做到“两断三清”,实行挂账销号,坚决杜绝已取缔“散乱污”企业异地转移和死灰复燃。对已列入整合搬迁至合规工业园区的“散乱污”企业,按照发展规模化、现代化产业的原则,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凡被环保核查出环境违法违规行为的企业,按规定从严处理。  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表示,目前“散乱污”企业整治不力是影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环境质量的突出问题,也是强化督查过程中发现最多的问题。在综合整治过程中,不允许应付、懈怠,更不允许不作为和乱作为。  环保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散乱污”企业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广泛存在,截至今年6月底,“2+26”城市排查的“散乱污”企业数量多达17.6万家,多数是家庭作坊式企业或个体工商户,主要位于农村和城乡结合部及省市交界处监管力量比较薄弱的地方,位置隐蔽。  根据环保部发布的通报显示,在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第十二轮次的第一周(9月14日-9月21日),28个督查组共抽查了10262个具体点位,发现828个点位存在环境问题。在问题点位中,涉气“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就有317个,占比最高。其余是工业企业扬尘治理(184个),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124个),非工业污染问题(48个),燃煤小锅炉淘汰改造(43个),工业企业其他涉气环境问题(35个)等。“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工业企业扬尘治理、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等问题最为突出,占一周发现问题总数的75.5%,并且仍有部分地区“散乱污”企业未完成整改违法生产、虚报完成情况等现象。  9月24日,28个督查组对“散乱污”企业清理整顿、燃煤锅炉治理等任务的1149个具体点位进行了现场核实,发现73个点位存在环境问题。其中有9个是涉气“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VOCs治理13个,问题仍最为突出。督查组发现,部分地方清单内的“散乱污”综合整治不彻底,仍有企业未完成整改擅自恢复生产。  环保风暴背后的企业生存哲学  一场发端于京津冀的环保风暴开始席卷全国,每一天都有大量企业飘摇在环保风暴中。  开始有人为污染企业叫屈了,认为污染企业也生产了财富,也创造了税收,也吸纳了就业。更荒唐的逻辑是:关停污染企业会导致失业,失业会影响民生,集中关停企业会造成大批失业,进而会形成社会问题,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这个逻辑的目的,就是要把“失业”当做“人质”,阻挡和叫停环保风暴,让那些污染企业能够得以续命。  环保风暴对于企业到底是灾难还是机遇,对于经济发展究竟是破坏还是促进,对于民生利益最终是减损还是利好,这些问题必须得到明确和澄清,不能让错误认识主导了舆论和民心,否则,环保风暴就有可能因过多的阻力而层层衰减,失去其强劲的势头。  首先,关停污染企业是让污染企业死,而任由污染企业存在是让环保型企业死。  环保型企业不但需要大量的设备投入,而且日常使用和维护的成本也非常高。这些投入必然要分摊到产品中去,其产品价格就会升高。污染企业没有环保投入和成本,产品价格自然会低。这样,在市场竞争中,污染企业的产品就比环保型企业的产品更有价格优势,致使环保型企业反而处于劣势地位,甚至活不下去。  在特定时期内,社会对某一产品的总需求是一定的,如果一家污染企业倒闭了,这个需求并不会随之消失,而一定会转移到环保型企业中。假定环保企业和污染企业的生产效率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污染企业生产全部产品需要多少员工,环保型企业生产等量产品也会需要同样多的员工,关停污染企业后,其员工都会在环保企业找到工作。关停污染企业会造成大量失业是个伪命题,最多只是出现阶段性的失业。  其次,纵容一家污染企业存在,就会有更多的企业变成污染企业。  如果环保型企业在价格竞争中处于劣势,就会逼着环保型企业向污染企业“学习”,即使已经安装了环保设施也不运行,而宁愿接受罚款。据钢铁行业协会测算,每生产一吨钢,环保设备运行成本为130—150元,在每吨钢平均利润仅有几块钱的市场行情下,不污染就没钱可赚,很多钢铁企业赚的就是污染钱。在一些行业中,关停环保设备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不但是一些小企业这样做,就连一些央企也无力抵抗这种“潜规则”。  再次,污染企业的野蛮生长,导致企业的环保责任意识淡漠。  据环保部消息,截至8月20日,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防治强化督查中,共现场检查企业40925家,发现问题企业22620个,督办突出问题9040个,问题企业占比达到55.3%。在京津冀这种公众环境意识最强,政府对污染抓得最严的地区,污染问题尚且如此普遍,其他地区污染现象有多普遍,就可想而知。  以2017年的环保风暴为标志,中国企业进入了还账模式,这意味着过去那种靠破坏资源和环境、靠偷漏税、靠低工资和低福利降低成本的竞争方式已经过去。环保风暴对于那些优秀的企业是一个历史性的战略机遇,污染企业大批死掉,为环保型企业腾出了发展空间,降低了其竞争的惨烈程度,推动了产业升级的加速。哪些企业先过了这一关,建立起以新技术、新模式、新管理为主的竞争优势,哪些企业就会活得更好。  据环保部发布的《2016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2016年,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中,254个城市环境空气质量超标,占75.1%。面对普遍的环境问题,面对频繁发生的环境事故,面对那些让人不忍直视的环境灾难,中国需要的不是对污染企业的“玻璃心”,而是不彻底治理污染绝不罢休的决心。如果不能对那些污染企业痛下杀手,就会有人死于污染。当需要断臂求生的时候,如果连断个手指甲都心疼,牺牲的就不再是一条手臂,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治理环境污染就是一场断臂求生的战役。  中国已经是GDP(国内生产总值)排名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人均GDP已经超过8000美元,无论是国家经济实力还是居民财富水平,都完全过了以命换钱的阶段。治理污染不但不会减少就业,还会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那些以就业做“人质”要挟叫停环保的逻辑,不但是荒唐的,也是可耻的。中国完全有能力也有财力治理好环保,每一个逃过处罚的污染企业都记录着时代的耻辱。

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上海同比增长6.9%,增速较去年同期提高0.2个百分点;江苏同比增长7.2%,高于一季度与全国;浙江同比增长8%,比近五年平均增长7.9%高出0.1个百分点……  面对新旧动能转换关键时期,在数据背后,既有增量的崛起,也有存量的变革。近日,记者走访长三角两省一市,从一座座城市、一家家企业中,去努力寻找支撑这个中国经济最具活力区域的“新引擎”。  新旧动能转换正在加快  直接在电子屏幕上像做B超那样检查地下管网;采集车辆数据,确保行车安全;没有手机信号也可以使用的地图APP……这些过去不可思议的场景,在距离杭州北边仅一个小时车程的浙江省德清县,正逐一成为现实。  国际上,地理信息产业作为新兴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被美国等发达国家称作21世纪最重要的新兴发展领域之一。而德清地理信息产业园,成为聚集着上百家企业的地理信息产业“梦工厂”,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  地理信息产业只是缩影。上半年,浙江省规模以上信息经济核心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增长13.6%和8.9%,增速快于规上工业。“浙江经济增长质量高,新旧动能转换正在加快。”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徐剑锋说。  在上海,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正成为工业增长的主要驱动力。统计显示,上半年全市规上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8.2%,实现2012年以来同期最高增速,其中汽车、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精品钢材均实现不同程度增长。  新兴产业为“上海制造”带来一批新名片: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最大的城市、全国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研发和制造基地、全国最大的集成电路产业基地……  “江苏新动能不断培育,为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注入新力量。”江苏省统计局副局长刘兴远说。上半年,江苏省智能制造、新型材料、新型交通运输设备、高端电子信息产业的新产品产量实现较快增长,其中,服务器、3D打印设备、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长均超过80%。  传统产业得到改造提升  上海松江区洞泾镇莘砖公路北侧一块300亩的土地上,一座座塔吊挥舞着长臂加紧作业,科大智能股份有限公司要在这里投资建造一个集智能制造中心、机器人研发中心、人工智能研究院等为一体的大型基地。  科大智能总裁助理杨浩说,公司正在打造新的产业基地,但想要在上海找到一块300亩的工业用地是非常难的。此时,松江区抛出橄榄枝,提供了区内原本可转化为房地产开发用地的328亩城市发展备用地。  上海郊区,正成为制造业主战场。上半年,松江区签约及开工的先进制造业项目投资总额超过600亿元,全区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增幅高达284%,且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主。“国际上一些特大型城市没有郊区,一旦金融、贸易等发展起来,空间受限,其他产业只有退出;但上海的郊区,至少在未来20年可以支撑高新技术和先进制造业发展。”上海市社会科学院院长王战说。  矿业曾经是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的支柱产业,历史上矿山最多时达到600多家,经过关停整治,这些矿山有的成为投资200亿元的大型旅游度假区,有的成为市民休闲的植物园,有的成为青年科技创业园。  “过去包括石矿开采业在内的建材和纺织,是湖州市支柱产业,曾占整个工业产值比重60%。”湖州市经信委副主任周勇回忆说,“现在,我们的工业产业结构,除新兴的信息经济、高端装备、生物医药外,金属新材、绿色家具、现代纺织等传统产业也得到改造提升,腾笼换鸟效果显现。”  政策资源保障打系列组合拳  “近年来,我们先后推出‘人才贷’‘固废贷’等多个产品,通过知识产权质押、纳税证明等方式发放贷款,逐渐摆脱对传统抵质押物的依赖。”江苏银行行长季明说。今年6月末和年初相比,该行战略新兴产业贷款余额增幅高于全行贷款平均增幅约20个百分点。  江苏,在银监局引导下,到6月末,全省银行业对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表内外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12.46%。  上海,近期公布的张江科学城建设规划中提到,新增住宅建筑面积约920万平方米,其中890万平方米用于租赁住宅,满足科创人才的需求。  江南自古纺织闻名,谈起纺织、服装,可追溯到人类文明的起源。现今,这两大产业作为浙江省重点改造提升的传统制造业,在政府引导下,定义已不仅仅是“生产用于蔽体的东西的工序”,而被赋予了文化、时尚。  纺织、服装,均进入浙江省全面改造提升传统制造业行动计划中的十大重点产业之列。围绕这十大产业,浙江提出要打好政府引导搭台、企业主体运作、全球精准合作、内外并购重组、推进股改上市、政策资源保障等系列组合拳。各地企业摩拳擦掌,一场欲与“自身”试比高的比赛,正开锣鸣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