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就是中华中面、少数民族地区首座核电厂厂房,二零一六年是十六五的圆满完美收官之年

摘要:远处便是中国西部、少数民族地区首座核电厂厂房。梁新华
摄新华网南宁3月9日电(梁新华 王扬)广西防城港核电站1号机组将于今年7
–>

摘要:2015年3月8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贺禹作客新华网。图为贺禹解答主持人问题。
新华网 郭研 摄 –>

摘要:中国环境报:今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您认为我国内陆核电建设的前景如何?十三五期间是否有望启动?赵成昆:我认为,内陆核电建
–>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环境报:今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您认为我国内陆核电建设的前景如何?“十三五”期间是否有望启动?

远处便是中国西部、少数民族地区首座核电厂厂房。梁新华

2015年3月8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贺禹作客新华网。图为贺禹解答主持人问题。
新华网 郭研 摄

赵成昆:我认为,内陆核电建设应该加快启动。内地经济的发展对能源的需求大,有的内陆省份缺乏一次能源,有的省份单一地依靠煤炭资源;因此,从需求的角度来说,内陆核电重启应该是没什么疑问的,对行业和专家来说也是如此。

新华网南宁3月9日电(梁新华
王扬)广西防城港核电站1号机组将于今年7月底首次并网发电。作为我国西部地区第一座、也是我国少数民族地区第一座核电站,防城港核电建设及投运后的安全情况怎么样?它将为广西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哪些方面的贡献?老百姓又会获得哪些直接的利益?对此,记者6日采访了核电专家、广西防城港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健。

新华网北京3月8日电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贺禹今天做客新华访谈2015全国两会特别节目,与广大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中央领导提出深入论证内陆核电的必要性。从环境和安全方面来看,社会上有不同的意见也很正常,需要我们认真对待。

记者:陈总您好,请您介绍一下防城港核电站目前的工程进展情况如何?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要向老百姓推介核电,他们最关心也最担心的是核电的安全问题。请您给大家介绍一下2014年中广核在核电安全方面做的怎么样

从行业角度来说,我们要考虑的是,怎样通过各方面的工作来说明内陆核电是安全的。

陈健:防城港核电站是我国西部大开发23个重点项目之一,于2010年7月30日开工。项目规划建设6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其中一期工程采用自主品牌中国改进型压水堆核电技术CPR1000,建设两台单机容量为108万千瓦的压水堆核电机组。去年末刚刚获取国家能源局“小路条”的二期工程3、4号机组拟采用具自主知识产权的“华龙一号”技术路线。目前一期工程1号机组热试及场外应急演习等里程碑相继如期或提前实现,核燃料进厂在即,预计今年7月底1号机组将首次并网发电,10月底1号机组将投入商运。

贺禹:安全始终是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核电安全也是发展核电的先决条件和前置要求。确保核电安全始终是我们的责任。运行方面是非常重要的一块。去年我们集团11台核电机组、共1162万千瓦运行的安全情况非常好。

中国环境报:从技术水平、人口密度、大气扩散等因素上看,我国内陆核电站的安全性如何?

记者:核电站安全一直是民众很关心的一个问题。请问防城港核电建设及投运后的安全情况怎么样?

全球有一个核运营者协会(WANO),我们有57%的指标达到世界前十分之一水平。我们的运行水平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我们集团在核电发展过程当中也高度重视对公众的透明度,在核电运行当中发生的一些运行事件,当然也包括取得的业绩,我们都是第一时间公布在网上,让大家能够看得到,真正的了解核电的运行状况。我们也加大对公众的核电沟通工作,包括邀请媒体、公众到我们的核电站参观访问、对话,切身体验核电。我们还邀请了大批香港的学生去参观访问,使他们直观的了解我们的核电技术和核电的安全情况。

赵成昆:从国外经验来说,内陆和沿海核电厂安全要求基本上是一致的,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我国也一样。只是建造环境不同,要达到安全要求所采取的工程措施和某些管理要求会有所不同。比如,沿海核电站要考虑海啸和风暴潮,内陆则要考虑大坝垮坝,山洪暴发、泥石流等问题。还有低放废液的排放标准问题,沿海的标准是每升不超过1000个贝克,内陆是每升不超过100个贝克,离排放口下游一公里处要达到饮用水标准。

陈健: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防城港核电站很安全,大家不必过分担心。防城港核电站按照“纵深防御”原则设计有3道安全防护屏障。第1道屏障是燃料芯块和燃料包壳,核裂变产生的放射性物质基本滞留在二氧化铀陶瓷芯块中,不会释放出来;燃料包壳是完全密闭的,即使产生气体也会密闭在这里,最大数量的气体释放也不足以使它开裂。第2道屏障是压力容器和一回路压力边界,由核燃料构成的堆芯封闭在钢质压力容器内,压力容器和整个一回路都是耐高压的,放射性物质不会泄漏到反应堆厂房中。第3道屏障是安全壳,也就是反应堆厂房,防城港核电站机组的核岛建有壁厚约1
米高强度预应力混凝土的安全壳,能够承受普通飞机的撞击,在安全壳内侧还安装有6毫米的碳钢内衬以确保气密性,坚固的安全壳将反应堆一回路全部容纳在其中,进出安全壳的所有管道均设置了安全壳隔离系统,在失电情况下能够非能动隔离,即使反应堆一回路卸压甚至破口,其产生的放射性物质也被控制在安全壳内。可见,这3道防护屏障只要确保任何一道屏障完好,就可以避免放射性物质泄漏。

主持人:我们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公众对核电的安全是怎么想的,中广核美亚和中广核电力两个公司2014年相继在香港上市,而且表现不凡。尤其是中广核电力这只纯核电股,更是被众多金融机构看好,募集资金达287亿港元之多,被媒体称为“大众情人”。这说明了什么?为什么股民朋友们如此看好中广核电力?

从人口密度来看,总体上比较下来,我国内陆厂址地区人口密度跟沿海地区大体相当,不同地区可能有所差别,但都满足相关法规的规定。某些内陆地区大气扩散条件较差,选址时要尽量避开。

记者:除了技术层面,民众对核电站安全关注的另一个方面是,在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面前,核电站如何确保安全?

贺禹:这也是我们感到欣慰的一点,去年我们两家公司在香港成功上市,得到了股民的追捧。我们在初期建设大亚湾核电站的时候,香港部分民众对核电的安全还是感到比较担心的。经过20年的安全运行,香港的同胞实际上看到核电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这20年当中,我们每年大约向香港电力市场提供100亿度清洁的电力,供电非常稳定,没有发生过不安全的事件,使公众对核电的信心越来越足。这次发行股票的时候在香港受到了市民的追捧,超过14万人认购,冻结资金达到3500亿港币,也使我们发展核电的信心更加充足。

此外,有人担心我国内陆地震多发,会影响核电厂的安全。事实上,目前我国通过初可和可行性研究的初选厂址,包括两湖一江厂址,都是远离强地震区,地质条件都比较好,加上保守的抗震设计,安全是有保障的。

陈健:核电站选址被认为是从源头上控制核危机发生的一个重要举措,它会将所有可能发生的极端情况考虑在内。防城港核电站的位置是从广西沿海地区众多备选厂址中优选出来的,抗震能力符合要求。探测表明,防城港核电站核岛地基不存在地基土液化及地基的滑动、倾覆、塌陷问题,在距电站近区域发震构造为防城—灵山断裂带防城段和合浦—北流断裂带合浦以南段,最大潜在地震均为6级。如果近区域发生地震,核电站在7级地震下可保持安全运行,8级地震下可确保安全停堆,9级以上地震烈度时不会向外界大规模释放放射性物质。至于海啸,大家更不用担心了,海啸的形成通常由里氏6.5以上规模的深海地震引起,且在海水深度达到1000米量级的海域才可能形成规模较大的海啸,而防城港核电站所在的北部湾属于边缘海,台风频率和出现海啸的可能性极低,即使发生最大可能的海啸,我们的安全也是有保障的。

 

有的人认为内地水资源比较匮乏,担心影响其他产业发展。实际上,内陆核电厂都是采用冷却塔冷却方式,而不像沿海用直接循环的方式,用水量不大。比如说,4个百万级的核电机组每年需要的水量大概是1.2亿立方米,这个量应该不会对其他产业构成威胁,而且我们厂址可选择在水资源相对丰富的江河流域。

记者:作为全面实行专业化建设和运营的核电站,防城港核电站将为广西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哪些方面的贡献?

从业界来看,采取各种技术来确保内陆核电厂的安全是可以实现的。我认为,内陆核电建设的启动是完全有条件的。

陈健:从长远来看,广西的能源消费已经进入了较快增长期,广西煤炭资源缺乏,水电资源已处在开发后期,能源供应紧张将是今后一个时期制约广西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因此发展核电能源是保障广西能源安全稳定供应、优化能源结构、构筑现代能源体系的战略选择。测算显示,防城港核电站一期工程两台机组建成后,每年还可为北部湾经济区提供150亿千瓦时安全、清洁、经济的电力,拉动全社会总产出增长约142亿元,综合带动全社会总就业岗位12.3万个,有力促进广西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此外,1号机组投入运营后每年的缴税额将达到11亿元。

中国环境报:您如何看待内陆核电建设的公众沟通问题?

记者:那广西的老百姓通过防城港核电站直接的受益体现在哪些地方?

赵成昆:事实上,公众对核电厂正常运行期间的安全性并无太多担忧,人们更多的是担心一旦发生如日本福岛那样的大事故时,环境和水资源就会遭到严重污染。

陈健:测算显示,防城港核电站一期工程建设期间,带动全社会相关行业总产出增长约778亿元,综合带动全社会各类就业岗位84.2万个。1号机组投入商运后,上网电价为低于同规模火电机组脱硫脱销电价,理论电价便宜了,老百姓可以得到实惠。防城港核电站一期两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与同等规模的燃煤电站相比,每年相当于减少消耗原煤600万吨,减少向环境排放二氧化碳约1482万吨,产生的环保效益相当于种植了约9.82万公顷的森林,能够改善大家的生活环境。另外,防城港核电公司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代表中国广核集团公司挂点指导帮助百色市乐业、凌云两个县的扶贫项目,2008年以来共援助这两县的15家县医院、乡镇卫生院改造建设,并支持14所小学和1所中学的修缮、扩建,共援建储水水窖16个,资助贫困学生11289人,累计投入资金达1700多万。随着核电站的进投入运营,我们还将进一步下力气帮助这两个县发展产业扶贫项目。不管是从整个广西的社会经济层面还是老百姓的贴身利益方面来说,防城港核电站给广西带来了一系列“财富效应”,这是毋庸置疑的。

由于我国内陆核电厂采用了先进的三代技术,有完善的预防和缓解严重事故措施,发生严重事故的概率是极低的,不会发生像日本福岛那样的事故,产生大量的放射性污水对环境造成污染。

记者:您是我国自主培养的第一批核电专业技术人才,已经与核电打了30多年交道,也多次获得表彰荣誉。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结您对核电事业的情感,您会怎么说?

此外,作为核电厂纵深防御的最后一道屏障,我们还有防止环境遭到破坏的应急预案,对污水做到4个“可”,即可隔离、可封堵、可储存、可处理,保证核电厂周围水体的安全。比如说,我们内陆核电厂有一个8万立方米左右的大型安全壳,足以包容事故发生时所产生的放射性废水。

陈健:我想用我的座右铭来回答您的这个问题——建好一个项目、带出一支队伍、造福一方百姓、竖起一座丰碑。我觉得无论我获得多少荣誉,这都不重要,我会继续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一步一个脚印。我希望当我年老的时候,带着我的孙辈们徜洋在美丽的防城港核电海滨,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孩子们,我曾为这个地方做过一点贡献,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做好公众的宣传和沟通工作是当前的一项重要工作,取得公众的支持,也能让决策部门放心,争取“十三五”初期能开工建设。我们目前应该脚踏实地做好方方面面的工作,消除公众担心和疑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