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是清洁高效的能源,目前全球核电市场非常活跃

摘要: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院长万钢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核电是清洁高效的能源,中国发展核电是
–>

摘要:全国政协委员、中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在两会期间表示,根据国家已经出台的两个硬性指标: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非化石能
–>

摘要: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以下简称中广核)董事长贺禹在两会期间表示,目前全球核电市场非常活跃,我国核电技术出口面临着激
–>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院长万钢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核电是清洁高效的能源,中国发展核电是现实选择。

全国政协委员、中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在两会期间表示,根据国家已经出台的两个硬性指标: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要达到20%,我国未来15年间还将继续发展各类清洁能源,其中核电规模要达到1.5-2亿千瓦才能支撑上述目标的实现。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以下简称“中广核”)董事长贺禹在两会期间表示,目前全球核电市场非常活跃,我国核电技术出口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按照现在能源发展需求,我国2050年核电发展估计要到4亿千瓦,据已经公布的2020年的我国核电发展规划,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为3000万千瓦。“现在建成的只有20多座,在建的有20多座,目前若不加快核电审批,实际已经来不及完成规划目标”。

根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预测,到2030年,我国能源消费预计将达到60亿吨标准煤,然而要实现上述节能减排目标,其中有12亿吨要由非化石能源来担纲。如果将这12亿吨分摊给目前具有潜力的能源品种,在考虑到最大发展潜力的情况下,到2030年,预计风电、水电、太阳能发电、核电、生物质能发电将分别达到5亿、4亿、3亿、1.5—2亿、0.2亿千瓦。

“纵观全球核电市场,目前做的比较好的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俄罗斯在全球占的份额较大。我国核电走出去才刚刚开始,我相信只要迈出去第一步,我们的市场就会迅速扩大。现在,包括“华龙一号”和CAP1400都在“走出去”,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好的成果。”

万钢表示,虽然世界核电发展受到日本福岛核事故影响,但是中国应该加快核电发展,未来一段时间,中国是核电最大市场,也是中国核电最忙的时候,因此,国家应该加快核电审批。

因此,贺禹建议应从国家战略层面进一步明确核电在我国能源电力供应中的支柱地位,实现核电在我国的规模化发展。

“华龙一号”为中国广核集团与中国核工业集团联合研发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则是有国核技主导、在引进美国西屋AP1000技术基础上创新而来的三代技术升级版。目前,这两个技术都在积极谋求“走出去”。

  同时,核电将带动核电相关企业发展。万钢称,发展核电不但能带动其中的建筑施工企业,还有核电的设备制造企业,还能带动很多相关产业发展,促进中央和地方经济发展。

规模化发展的基础已具备

据贺禹介绍,截至目前,中广核在“走出去”方面做了深入研究和探索,已经取得了一些突破。例如在罗马尼亚项目上,中广核已经成为被罗马尼亚认可的合格投资者,目前进入到具体的协商和谈判环节。此外,中广核还分别控股和参股了英国两个核电项目,力争将中国自主核电技术带出去,将来还将进一步开拓南非、土耳其和捷克市场。

万钢坦言,很多人担心核电的安全性。首先,核电的安全性是完全能够保证的。其次,核电的安全要依靠技术的创新和设备的质量管理来保证。“核电安全从技术上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对整个质量控制也是非常严格的,这对企业技术进步和管理体制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因此,核电是有利促进我国制造业走入科学高效的发展轨道,以高技术、高质量创造核能品牌。

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在运装机容量2028万千瓦,在建装机容量2800万千瓦。贺禹认为,我国核电已经具备规模化发展的基础和条件。

贺禹认为,中国核电经过30年的发展,积累了大批工程、运营和设计人才,从产能到技术在全球已经有了一定的竞争力,尤其是在经济性上,自主技术“华龙一号”与国外的三代技术相比具有明显的经济性和安全性等综合优势。

进入2015年,不断传出核电“走出去”的好消息。万钢认为,核电“走出去”已成为国家战略,只有“走出去”,才能称得上是核电的强国,实现从核电大国到核电强国的跃升。“要成为核电的强国,必须有自己的核电品牌,要有自主的核电品牌”。
 

贺禹表示,经过近30年不间断的发展,特别是“十一五”以来的快速发展,我国创新形成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具备了规模化发展核电的技术能力。同时,我国已形成较强的产业链配套能力,我国核电装备制造产能已达10~12台套/年,工程建设能力可以满足30—50台机组同时建设。此外,人才培养和储备体系不断完善,近10年来各核电企业持续培养了大批人才,很好地满足了我国核电研发设计、工程建设及生产运营的需要。核燃料供应保障充分,近10年来几家主要核电企业在海外铀资源开发方面持续取得突破进展,完全能够满足后续核电规模发展的需要。

但“走出去”仍面临困难。尽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多次在出访时推介中国核电技术和能力,但还需要相关机构和企业做大量的细致工作。“走出去不仅仅是经济问题,经常涉及到政治、国际问题,还需要我们对所在地区的法律法规做深入的研究,需要努力获得当地民众的认可等。”

近几年来,我国没有新的核电项目开工,装备制造产能放空,我国核电进入了“断档期”。贺禹建议,应在全力推动完成引进三代核电技术消化吸收以及依托项目建设的同时,按照“同一厂址,同一技术路线”的原则,以沿海扩建项目为重点,采用满足国家核安全标准要求,具备三代技术主要特征的成熟堆型技术填平补齐,以推动核电产业整体上的健康、有序、不间断发展。

因此贺禹建议,核电“走出去”需要国内的企业形成团队,包括设计院、制造厂家和建设队伍等,充分利用各家企业的优势和经验,共同“走出去”。(胡学萃)

“十三五”应启动内陆核电

 

目前,我国的核电站均建设在沿海地区,考虑到1.5亿至2亿千瓦的核电装机的布局,贺禹建议应尽快启动内陆核电建设。

贺禹表示,从全球看,内陆核电具有丰富的建设运行经验和良好的运行业绩,国际上也不区分沿海和内陆核电,两者没有必然差别。截至2014年底,全球超过一半(57.9%)的在运核电机组位于内陆地区。主要核电大国中,美国、法国、俄罗斯内陆核电比例均高于60%,安全性已得到充分验证。实践表明,内陆与沿海核电在设计、建设和运营上标准是一致的。

“我国已基本完成内陆核电前期准备和论证。‘两湖一江’三个内陆核电项目现场准备已达到随时开工的条件。”
贺禹建议,我国应将内陆核电建设真正提上议事日程,争取“十三五”首批内陆核电项目开工建设。(胡学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