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市共有130家企业应申领全国统一编码排污许可证,萧山纺织化纤业的提升与发展势在必行

无论是从产业规模和整体实力,还是从龙头企业发展水平看,萧山都是我国化纤工业的“重地”。  目前,杭州萧山区的化纤产能达到1095.3万吨,占全国化纤总量的22.16%,约占世界化纤总量的14.02%。其中,萧山区内产能为437.8万吨,占总产能的40.71%,产品以涤纶和锦纶为主,产能分别为407.8万吨/年、28万吨/年。区外(萧山区内企业外建基地)产能为657.5万吨/年,产品主要为涤纶和粘胶纤维,产能分别为625万吨/年、30万吨/年。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高勇这样评价萧山化纤业的发展:“萧山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纺织业发展最早、最发达、发展最成功的产业基地之一,在全国纺织化纤行业内起到了较强的引领作用。”他认为,在纺织工业进入“十三五”后,我国要加速由纺织大国向纺织强国转变,在此背景下,萧山纺织化纤业的提升与发展势在必行。事实上,为了擦亮传统经济的金字招牌,让“老树开出新花”,今年,浙江省委、省政府提出了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的计划,并把萧山作为21个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试点之一。那么,萧山的化纤产业哪些地方有待提升?又该如何提升?转型升级迫在眉睫“纺织化纤行业作为萧山的传统主导产业,不仅规模体量大、产业链覆盖广,而且龙头企业多、集群优势明显、综合竞争力强。”萧山区经信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建涌用一句话概括出了萧山化纤产业的优势。据了解,目前,萧山规模以上化纤企业有374家,其中年销售额达百亿元以上的企业有2家,年销售额达50亿元以上的企业有5家。2016年,萧山区纺织化纤产业的销售产值达965亿元,占全区规上工业销售总产值的1/3。作为全国最大的化纤生产基地,萧山具有完整的产业链优势,目前已建成PTA、CPL、PTMEG多套生产装置,为萧山地区的化纤企业提供了充足的原料保障,形成了原料-化纤-织造-印染-服装,以及针织、经编、绣花、家纺等较为完善和具有特色的产业链结构,在产业规模、品牌建设、技术装备水平等各方面都居全国领先水平。同时,恒逸集团、荣盛集团的PTA产能规模和技术水平全球领先;恒逸集团与中石化合作建设己内酰胺(CPL)项目,并在文莱大力发展石油炼化项目;富丽达集团成功收购加拿大木浆企业;荣盛集团投资206亿元打造200万吨芳烃项目。可以发现,这些龙头企业都积极向产业链上游延伸,使产业链更趋完善。2017年,恒逸集团、荣盛集团分别入列
“中国企业500强”,兴惠化纤、富丽达集团入列“中国民企500强”,这些龙头企业在不断夯实自身实力的同时,也对萧山化纤产业起到了引领作用。在产业发展取得显著成绩的同时,萧山化纤业也存在着一些“短板”。据东华大学研究院副院长王华平介绍,制约萧山化纤业进一步发展的瓶颈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在产业结构上,通用合成纤维比重过大,高性能纤维缺失;在产能上,2005年以前的产能占现有产能的39%,老旧产能已经不具备市场竞争力,优质产能占比仍待提高;在创新能力方面,企业在研究与实验发展经费支出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新产品产值比重、发明专利授权量等方面与国际相比尚有差距;在竞争方式上,聚酯涤纶占绝对比例,常规化纤产品产能过剩,只注重规模扩张和低成本竞争的现象犹存。在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会长李陵申看来,我国要想成为世界纤维强国,就要在总量、差别化率和高性能纤维的占比3个方面均占有优势。他表示,目前,萧山化纤产业以涤纶长丝为主的发展思路,面临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挑战、价值链整合的挑战、新的制造模式和商业模式的挑战、颠覆性技术对产业冲击的挑战。萧山区副区长魏大庆则从工业化进程适应城市化建设的角度指出了萧山化纤业转型升级的紧迫性。他表示,当前,萧山正面临“后峰会、前亚运”的历史机遇,大湾区建设、拥江发展的战略机遇以及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和临空经济、金融港湾等产业振兴机遇,着力推进城区改造重建、产业腾空重塑、城市功能重组,以纺织化纤为代表的萧山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迫在眉睫。理清思路继续做强针对萧山化纤产业存在的一些现实问题,下一步应从哪些方面寻求突破?又该如何突破?荣盛集团董事长李水荣表示,萧山化纤今后的目标就是要做强,在未来的发展中,萧山的区位竞争优势很重要。另外,化纤企业要不断创新,淘汰低端产品,持续提升产品品质,同时还要越来越重视节能减排,勇于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在产品创新上,兴惠集团董事长项兴富与李水荣持相同观点。他说,近年来,兴惠集团就是通过创新及工艺的不断完善实现了产品品质的提升与稳定。同时,在新增产能的扩张方面,他强调虽然国内化纤产业市场的规模很大,但仍要控制其增长速度。作为萧山从事功能性纤维研发为数不多的企业之一,浙江东华纤维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国锋从差异化设计的角度谈了自己的体会。他认为,前10年是化纤产业发展的黄金10年,对人才知识的储备、上下游产业的紧密度要求较高,导致了萧山化纤产业虽然规模体量很大,但差别化、功能化纤维总量不大。受环境和资源承载能力的约束,依靠规模扩张发展的模式不可持续,提高产品附加值、提高技术含量是唯一方向。作为印染企业的代表,三元控股集团董事长李斌从研发投入及上下游合作的角度指出,印染处于纺织工业产业链的末端,占比不高,且受环保约束越来越多,未来不可能大规模扩大产量,只能从产能上入手,加大在产品开发上的投入。此外,只有上下产业链抱团发展才能实现更大进步。印染产业作为纺织中间环节,对下游服装的市场趋势有一定的敏锐度,但也需要上游纤维材料企业的紧密合作,才能不断提高产品的附加值。中国工程院院士蒋士成也对萧山化纤产业下一步的发展提出了建议:一是通过差别化、功能化产品,提升产品品质;二是控制总量,节能降耗,开发新品种,企业不要一味地进行产能扩张,应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控制产能总量,把钱投到技术改造上来;三是实现上下游一体化发展,进一步降低成本;四是创新发展,依靠科技创新提升传统产业,加大差别化产品的开发,发展大规模智能化制造。大佬发挥“领头羊效应”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在转型升级的道路上,以恒逸集团、荣盛集团等为代表的一部分萧山化纤企业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子,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样本。其中,恒逸集团的思路是上游产业链扩张+下游并购+智能改造升级。据恒逸集团执行总裁倪德锋介绍,借助恒逸文莱PMB项目,恒逸往上游突破发展到炼化板块,提高了在经济波动时抵御周期波动风险的能力。在并购方面,今年以来,恒逸集团利用在资本等多方面的综合优势,相继对原红剑、原龙腾化纤、原明辉化纤进行收购和重启,加速在聚酯板块的规模扩张和整体布局。通过系列收购,目前恒逸集团的聚酯年产能扩至480万吨,DTY的产能增至60万吨。在智能改造上,近些年来,恒逸集团大力推动工业4.0智能制造模式的实践应用,打造“两化”融合样板,同时加快推进技术改造,建立智能化生产车间和立体仓库,实现生产过程的自动化、信息化和产品的差别化、品牌化。“恒逸集团在一体化过程中往上游突破是为了把化纤做大,把根基做牢。在并购整合方面,今年3个项目仅仅是开始。在智能制造+互联网营销方面,我们也一直在不断地探索商业模式的创新。”倪德锋强调道。荣盛集团走出了与恒逸相似的路子。该公司提出了“一纵一横”的发展战略,纵向要向上游拓展,形成更加完整的产业链条,横向要进一步加快科技创新,注重对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李水荣介绍:“荣盛的聚酯涤纶能够在严峻的市场形势中保持赢利,除了有集团完善的上下游一条龙产业链作为保障,还与我们注重对现有化纤产业的升级改造密不可分。”据了解,荣盛5年前就开始智能化建设。其“机器换人”设备从2011年开始陆续投入安装,目前已基本安装到位并投入运行。这套设备全部投入使用后,可减少约40%的劳动力,相应的车间甚至可实现“无人管理”,按目前的薪资水平测算,每年可节约劳动成本约2000万元。另外,“机器换人”避免了产品在人工搬运、操作过程中造成的损伤等问题,较大幅度地提升了产品的质量。李水荣表示:“打造无人车间,实现生产智能化是荣盛的重头戏。在旗下子公司盛元差别化纤维项目的纺丝环节中,公司一次性投资2.5亿元引进了德国4套高端工业自动化设备。这套设备具有卷绕自动落丝-输送-检测-中间立体仓储-包装等全自动一体化功能,具有国际最先进的水平,是中国首套应用在化纤行业的全过程智能化自动流水线系统。”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原会长王天凯认为,在转型升级之路上,全行业对萧山化纤产业的提升一直高度关注,恒逸和荣盛这些企业的努力为萧山化纤产业、甚至整个纺织行业都做出了表率。当然,除了企业自身的努力之外,政府的态度与支持也至关重要。“中国化纤产业好比‘中国乒乓球’,随便一个县级产的产品都能拿出去比划比划。但现状往往是,有些地方不喜欢打乒乓球,而去踢足球。”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会长端小平用一句玩笑话,道出了我国某些区域在经济发展中存在的“怪象”。值得庆幸的是,萧山政府懂得做强优势产业、打好“乒乓球”的重要性。据了解,萧山区政府在未来的发展规划中,依然把纺织化纤业作为主导产业。“今年,萧山区政府提出了两大举措:一是积极打造益农镇‘国家高端纤维产业集群示范区’,通过梯度转移,将高端制造示范工厂放在园区作为样本,带动整个萧山化纤产业的转型升级;二是加快化纤重镇衙前镇的‘腾笼换鸟’,在衙前镇打造跟化纤原材料相关的基地作为配套园区,使老的化纤工业基地有大的提升。”萧山区副区长魏大庆的这段话,不但让人看见了萧山化纤业今后更为美好的图景,而且让更多人感知到“制造业”赋予一个地方区域经济发展的强大“新动能”。

十九大习主席提出“新矛盾”,强调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到2020年基本实现美丽中国目标。我们判断政府环保要求将进一步收紧,改善环境并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未来纺织服装行业的环保压力将持续加大。  纺织服装产业链较长,污染主要集中于染整环节,以水污染为主,子行业中印染、制革污染较为严重。我们认为,环保趋严对纺服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上游能源、原材料等价格上涨,导致产业链成本端提升;二是政府直接加强对印染、制革两大细分行业的监管,加速去产能,导致行业整体受到影响,但龙头公司有望受益于行业集中度提升。  印染行业:环保收紧,龙头有望享受“剩者红利”  印染行业门槛低、市场分散。随着政府加强环保要求,行业迎来供给侧改革,2010-15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印染布产量由593亿米降为510亿米,16年后产能有所回升,我们判断随着中央及地方政府出台更多政策进一步提高环保标准,行业将再次进入产能收缩期,推动集中度提升。  长期来看环保门槛提高、投入加大将导致中小企业退出,行业有望进一步集中,龙头企业将享受“剩者红利”,市场份额和议价能力得到提升;短期来看染料、煤炭、环保等成本提升后企业存在涨价预期。  制革行业:环保高压持续去产能,制革龙头将受益  我国制革行业产能过剩、市场分散,属于高污染行业,尤其鞣制、羽毛(绒)加工、使用溶剂型粘胶剂或处理剂的企业会产生较多废水、废气及固体废弃物。  近年来行业景气度下行,同时政府加强对制革行业管理力度、制定多项标准提高环保要求,落后产能逐步被淘汰,2010年后我国轻革产量和制革企业数量呈下滑趋势。2017年7月环保部将制革行业列为需要重点管理的行业核发排污许可证,市场份额将进一步向龙头企业集中。  投资建议:环保去产能利好龙头,推荐航民股份  环保趋严一方面导致上游成本上涨影响产业链整体盈利能力,另一方面直接推动印染、制革行业去产能,龙头企业有望受益于行业集中度提升。  我们看好环保推动行业去产能后龙头市场份额和议价能力的提升,首推印染龙头航民股份,制革龙头兴业科技也将受益,另外涉足染整环节的其它细分领域龙头也有望部分获益。其中航民股份是国内印染龙头,多年来持续引进先进生产和环保设备,环保标准业内领先,随着环保要求提高、竞争格局优化、上游成本提升,将推动公司提价能力及业绩边际改善。

记者从泉州市环保局获悉,根据相关要求,泉州市辖区内纺织印染、制革、原料药制造、制糖、农药、氮肥及有色金属冶炼行业企业,在本月30日前应申领全国统一编码排污许可证。  申领范围包括:1.纺织印染行业。棉纺织及印染精加工、毛纺织及染整精加工、麻纺织及染整精加工、丝绢纺织及印染精加工和化纤织造及印染精加工含前处理、染色、印花工序的排污单位。2.制革行业。皮革鞣制加工含鞣制工序的制革加工排污单位。3.原料药制造行业。化学药品原料药制造排污单位,其中主要用于药物生产的医药中间体企业在2020年前完成。4.制糖行业。制糖业排污单位。5.农药行业。农药制造排污单位,其中生物化学农药及微生物农药制造企业在2020年前完成。6.氮肥制造行业。肥料制造中氮肥(合成氨)制造排污单位。7.有色金属冶炼行业。常用有色金属冶炼中铜、铅锌冶炼排污单位。  经排查,泉州市共有130家企业应申领全国统一编码排污许可证。未列入附件名单但属于上述申领范围的企业,也应按照本通知要求申领全国统一编码排污许可证。此外,以上行业中未列入本次申领范围的其他企业,应当在《固定污染源排污许可分类管理名录》规定的时限内申请并取得排污许可证。  根据部署,上述申领范围内相关企业应从即日起至2017年11月30日,在国家排污许可申请平台(网址permit.mep.gov.cn)完成与排污许可申请相关的信息填报工作,并向具有排污许可证核发权限的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提交排污许可证申请材料。逾期不办理的,将依法依规严肃查处。2017年12月底前,具有排污许可证核发权限的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应完成上述申领范围内企业的全国统一编码排污许可证核发,收回或注销原核发的福建省排污许可证或相关许可内容。  市、县级环境保护局根据管理权限负责排污许可证的核发与监管。对已申领福建版排污许可证的现有企业,向原核发环境保护局申请更换全国统一编码排污许可证。对新建项目,排污单位应在投入生产或使用并且产生实际排污行为之前向实施环评批复的环境保护局申领全国统一编码排污许可证。省级及省级以上环境保护部门实施环评批复的项目,向泉州市环境保护局申领排污许可证;泉州开发区的排污单位及新建项目,向泉州开发区环境保护局申请或更换排污许可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