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出口纺织品服装的42.4%,在物联网技术、智能制造技术方面的创新应用有哪些

据海关总署最新统计显示,2017年全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2669.5亿美元,较上年同比增长1.53%,扭转了连续两年下降的局面,外需市场回暖显著。  与此同时,一方面,纺织服装企业积极创造对外贸易增长新动能,在品质和创新方面取得突破。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深入人心,一系列海内外纺织产业对接活动持续发力,中国纺织产业国际化布局向纵深发展,在全球产业链构建中积极谋求国际竞争新优势。  但也应该看到,2017年服装月度出口额承压较为明显,且波动率高于纺织品出口。主要原因是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纺织产业发展迅猛,在大批量、中低附加值服装订单方面增长显著,我国出口企业国际市场份额受到挤压。此外,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有抬头之势,与一些国家和地区的贸易摩擦有所增加,我国外贸出口不断面临新的挑战。  在全球多变的政治经济环境下,我国纺织品服装对外贸易将呈现哪些趋势和特点?对现状的深入研判和对未来的分析预测显得尤为必要。  外贸出口形势依然严峻  在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同步温和复苏、我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大背景下,2017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总体表现出现好转,在出口市场结构中,对“一带一路”国家地区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占比达33.36%,欧美日分别为18.09%、17.43%及7.8%,不过仍低于全国整体货物出口水平。  在出口纺织品服装的量价关系中,总体呈现量增价减,出口金额的正增长主要来自数量增长贡献,而非价格增长贡献。  与此同时,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积极扶持本国产业发展的政策力度加大,全球服装订单争夺日趋白热化。有报道称,东南亚和南亚国家希望紧跟中国外贸新旧动能转换的节奏,当地产业也能够实现转型升级。  有分析指出,2017年是次贷危机后的首次全球经济同步复苏,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景气均有所好转。因此,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有明显改善,这与全球整体经济温和复苏、需求回暖预期强化的宏观环境密不可分。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组织的最新预测,2018年全球经济将延续2017年的积极增长态势,全球经济产出、国际贸易量与居民消费均有望实现稳中有升。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虽然国际市场需求平稳增长,但2018年纺织品服装出口增速不会显著提升。  在经济复苏周期,居民将更偏好休闲娱乐和餐饮消费,并扩大相关支出。衣着消费比例或有所缩减,消费增长也相对偏慢。  另外近年来,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积极提升当地纺服加工制造水平,例如进行大规模业务培训,在高校和科研机构开展创意课程和技术研发,从政策上向纺服产业倾斜,积极营造良好的生产环境等。这些将直接对我国出口产品优势形成挤压。因此,从中长期看,行业出口形势仍较为严峻。  新旧动能转换亟须提速  2017年,商务部启动出口品牌增长计划,连续3年重点支持3个由中方组织的海外展会,由纺织贸促会等组织的巴黎展是其中唯一一个入选的纺织类专业展会。巴黎展在展会现场首次设立中国品牌展区,加大中国自主品牌在欧洲市场的推介力度。  近年来,中国自主品牌海澜之家在马来西亚首开海外店,江南布衣入驻美国西雅图购物中心,栋梁在洛杉矶开设快闪店,圣迪奥在法国设立专卖店,安踏、匹克、李宁、波司登等都算是进驻海外市场的先驱。最为亮眼的当属山东如意集团大举展开的全球收购行动。  以阳光为代表的20余家中国纺织企业陆续与埃塞俄比亚签署投资合作备忘录或正式协议,部分项目已经落地;天虹等企业在越南的棉纺投资合计已超过250万锭;即发等针织服装大型企业已基本构建国内和东南亚产能紧密配合的接单模式。  在法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和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中国纺织企业主动整合全球产业链优质资源,中国服装品牌正阔步走向全球。  行业分析认为,纺织工业“走出去”,不仅仅是产品走出去,还体现在品牌走出去,资本走出去。自金融危机以来,一批行业骨干企业通过“走出去”逐渐成长为真正的国际化企业集团,一方面,企业通过境外产能投资实现了生产力和供应链的跨国协同;另一方面,企业在全球范围内主动进行原料、品牌、渠道、研发等优质资源的跨区域深度合作,带动了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近年来,我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持续增强,产品附加值和品牌影响力进一步提高。一大批纺织服装外贸骨干企业探索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在跨境电商、市场采购贸易、外贸综合服务等新业态新模式方面取得快速发展,外贸新动力培育初显成效。  虽然新动能有所体现,但是体量上尚不足以代替旧动能,亟须提速。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这三个转变,是纺织外贸人努力的方向。  “一带一路”建设应精准对接  2017年1~11月,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纺织品服装出口为834.35亿美元,同比增长3.11%,彻底扭转两年负增长。其中,前五大市场是越南、俄罗斯、菲律宾、孟加拉国及阿联酋,对其合计出口353.4亿美元,占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纺织品服装的42.4%。另外,对“一带一路”国家纺织品服装出口增速高于行业出口增速,对“一带一路”国家纺织品服装出口占比超过1/3。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在积极提升当地纺织品服装出口份额,印度信用评级机构ICRA最近寻求在下一个预算中为退还征税和利息补助金等计划提供足够的拨款,以提高纺织品出口竞争力。  去年,巴基斯坦政府宣布至2018年6月,政府将投入1800亿卢比实施出口刺激计划,具体措施包括免除纺织机械设备以及棉花的进口关税和销售税等。  越南纺织品服装也逐步实现出口市场多元化。据悉,越南对美国、欧盟、日本、韩国等纺织品主要出口市场的出口额均保持良好的增长态势,对中国、俄罗斯、柬埔寨等市场的出口额甚至实现突破。  2017年5月,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全球目光集中在了中国,这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举办的最高规格的国家活动,在全球经济文化发展各领域掀起了“一带一路”发展的最强音。受惠于“一带一路”利好政策,中国纺企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额实现较大突破,但仍需不断提高产业合作与对接的深度,更好地挖掘这一市场的潜力。  “一带一路”沿线的60多个国家中,东南亚、南亚、东欧和北非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新兴经济体或者发展中国家,在传统市场日渐萎缩时,他们的潜在需求和购买力不容小觑。  放眼国际,我国纺织工业发展面临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和发展中国家加快推进工业化进程的“双重挤压”,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任务紧迫。  面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纺织品服装出口趋好形势,企业要积极用互联网技术改造出口积弊,不仅要技术创新,还要深耕文化底蕴,提升品牌价值,优化产业链结构布局。  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要向提质增效方向转变,将有助于将更多的优质产品、优势产能、成功经验,输送给有需要的“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实现精准对接,进而促进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与此同时,随着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等“五通”不断加强,中国纺织业在“走出去”进行全球布局、产能合作的能力将不断提升。

12月国内棉花现货价格略有下降  据有关方面监测,12月内地标准级皮棉销售均价15718元/吨,环比下跌0.7%,同比下跌0.8%;新疆标准级皮棉销售均价15646元/吨,环比下跌1.1%,同比上涨1.4%;郑州棉花期货主力合约(5月合约)结算价15132元/吨,环比上涨0.3%,同比下跌2.4%。  12月国际市场棉价涨幅较大  据有关方面监测,12月进口棉中国主港到岸报价按1%关税计算14583元/吨,环比上涨5.3%,同比上涨3.3%;纽约棉花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75.3美分/磅,环比上涨7.7%,同比上涨6.4%。  12月棉花进口出现较大降幅  据海关统计,12月我国进口棉花10万吨,同比下降30%;全年累计进口115.6万吨,同比增长28.7%。  12月纺织品服装出口稳步增长  据海关统计,12月我国出口纺织品服装240.2亿美元,同比增长2.5%。  12月纱价微跌  据有关方面监测,12月32支纯棉普梳纱月均价23159元/吨,环比下跌0.7%,同比下跌0.1%。  12月纱产量继续增长  据统计局统计,12月纱产量377.6万吨,同比增长4.8%;全年累计产量4050吨,同比增长5.6%。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作为实体经济的纺织业现阶段智能制造水平如何?在物联网技术、智能制造技术方面的创新应用有哪些?发展智能制造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国家、行业推动智能制造和物联网发展的政策有哪些?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纺织报》记者在近日山东泰安召开的中国纺织物联网与智能制造大会上寻找到了一些答案。  企业实施智能化热情高重点领域发展成效显著  多年来,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纺织产业升级步伐加快,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断迈向中高端。今年以来,我国纺织行业仍然延续着这种趋势,虽然经济运行好于预期,但发展中来自成本、环保、市场竞争的压力以及招工难、融资难等一系列问题,都是当前行业发展面临的挑战。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夏令敏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要不断提升行业的创新发展能力,通过两化深度融合推动行业发展新旧动能转换,从而加快智能化进程,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同样,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对此表示认同。她说,现阶段,智能制造是纺织行业的主攻方向。特别是近两年来,纺织业以智能制造为焦点,形成试点项目,在柔性制造等方面成效明显。根据对纺织行业340家企业开展的智能化应用调查结果显示,全行业开展定制化的企业逐渐增多。  据夏令敏介绍,当前,纺织服装行业智能化发展速度非常快,企业实施智能化改造的热情很高。行业两化融合整体发展水平显著提升,智能化发展基础不断夯实;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自动化、连续化生产装备实现了技术突破;智能化应用已覆盖纺织行业全产业链,纺织重点领域的智能化发展成效显著;智能制造关键技术取得突破,并在行业推广成效显著;物联网技术在行业应用日益广泛;在“互联网+”行动推动下,互联网与纺织工业加速融合。  夏令敏认为,现阶段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努力:一是加强行业智能制造的顶层设计。二是加大纺织行业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力度。三是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在纺织行业的创新应用。四是推动建设一批产业集群智能化服务平台,提升中小企业两化融合发展水平。五是建设以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的纺织品质量追溯体系,引领绿色消费,带动绿色生产。六是加速两化融合管理体系标准在纺织行业的推广应用。七是加大纺织行业智能制造人才培养力度。  夏令敏预测,到2020年,纺织行业智能制造应用标准体系初步建立;数字化、智能化工厂(车间)建设取得显著成效,普及率大幅提升;行业智能制造共性关键技术和装备实现明显突破;新一代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与纺织工业的融合进一步深化。  智能技术应用领域广泛一体化设备投入成本高  行业信息化水平的提升、智能化进程的加快,为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坚实的技术支撑。但同时夏令敏也指出,应当清醒地认识到纺织行业智能化还处在初步发展的阶段,行业智能化发展还存在着许多问题和不足。  首先,企业间、地区间两化融合发展不均衡,多数企业对智能化转型的认识水平和建设能力有待提高。其次,行业智能制造缺乏顶层设计,智能制造、物联网相关领域标准化工作滞后。再次,纺织行业智能制造技术创新能力仍然不强,智能制造解决方案供应商亟待培育。最后,智能制造专业人才缺乏。  据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华大学教授俞建勇介绍,目前,纺织智能制造重点应用领域包括化纤制造智能化、纺织加工智能化、染整加工智能化、服装设计加工智能化、纺织服装规模定制、纺织产业供应链智能优化管理、废旧纺织服装资源循环利用、可穿戴智能纺织品等。  以服装制造过程为例,现阶段存在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大量信息流仍然依靠人工统计,效率低下;各个工序间的物料转运还基本依靠人力;制造装备自动化、信息化程度低,生产装备大量依赖人工操作;质量监测没有形成完整的数据体系,质量问题难以追溯。  针对这些问题,宁波圣瑞思工业自动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九生提出了系统性解决方案。  智能面料存储系统:面料在整个库区内实行无人工搬运,找寻面料时系统自我报告,管理者只需在显示器上操作,即可进行面料捡取。物料电动输送系统:完成生产企业内部实时生产的输送。生产数据实时采集系统:针对生产现场的数据采集,实时获取车间现场的数据信息,为生产及决策提供依据。智能生产辅助机器人系统:集机械、电子、控制、计算机、传感器、人工智能等多学科先进技术于一体的自动化装备。智能物料配送系统:采用轨道滑车及岔道式设计,悬挂式流水,有助于提高产品质量,降低员工工作强度。智能生产与后整吊挂系统:采用电脑管理,配合企业级数据库、管理软件、电子技术、RFID射频技术、工业自控技术及先进的机械传劢技术,来代替原有生产中的人工搬运、记录、统计等传统工序。智能分拣系统:改善作业环境、出货管理品质、提高作业效率。自动包装系统和智能仓储系统采用电脑控制,大大节省人力。  那么,这些高效智能技术在行业内应用情况如何?刘九生表示,目前行业内的不少知名服装企业都有运用,如,九牧王、海澜之家、大洋、江苏天源等,不少企业是部分采用智能设备。由于一体化智能设备的投入成本较高,因此普及率还不是很高。  除此之外,天津工业大学教授陈瀚宁也介绍了服装生产车间RFID实时生产线、棉纺车间智能工厂系统、棉纺车间MES、棉纺车间物流自动化装备方面的应用。陈瀚宁特别提到,2017年被工信部列为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项目的经编织造数字化车间通用模型标准的研究与试验验证。据了解,该项目实现了经编织造车间内产品设计、织造设备、生产管理和物流管理数据接口信息的标准化,成为经编织造智能工厂的基础性依据。并在福建华峰、江苏新东旭纺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开展标准验证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