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018年全球棉花期末库存为1920.4万吨,纺织和服装行业已经在bluesign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自1994年起已经连续24年保持全球纺织服装出口第一。纺织行业是传统的高污染行业。近年来,在国家政策的引领和企业内部驱动的推动下,中国纺织和服装行业努力打造绿色供应链,加大对新型染料及化学品的研发和应用,以降低有害物质的依赖和排放。2016年5月,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公布了《供应链化学品管理创新2020行动纲要》,旨在为实现纺织服装行业的化学品环境风险管控的要求、体系和能力建设的协调与统一研究创新行动指南。同时,有害化学物质零排放(ZDHC)等多个化学物排放标准在整个产业链中正在获得越来越广泛的支持。ZDHC拥有耐克、阿迪达斯、彪马、H&M、Gap、李宁等多个缔约品牌。可喜的是,许多中国企业正在陆续加入ZDHC,通过技术、材料以及供应链合作践行“有害化学物质零排放计划”,推动纺织和服装行业绿色环保化的发展。实际上,ZDHC基金会也已同中纺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支持推进“供应链化学品管理创新2020行动纲要”的制定和实施。ZDHC是一个完善的全球化平台,获得了众多全球领先的品牌、供应商、解决方案提供商以及行业协会、研究人员、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支持。自2011年推出以来,已为业界拟定众多备受信赖的参考指南和实用工具及支持。专业人士近日指出,虽然停用有害化学物质日益成为整个产业链的共识,执行方面的标准和方法不一却正在成为实现零排放的一个重大挑战。亨斯迈纺织染化全球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Patrice
Carreau表示,“每个化学物排放标准和特定品牌的限用物质清单各有各的许可限制、测试机制和筛选方法,彼此之间虽有相似,却非完全一致,其中更是多有重复。此外,上述标准也必须遵循国家法规,而各国法规之间更是差异巨大。”亨斯迈纺织染化事业部是纺织与相关行业全球领先的高品质染料和化学品的供应商。Carreau进一步解释说,纺织和服装行业的运作不但千头万绪,错综复杂的业务脉络更是遍及全球。以服装品牌为例,其供应商或来自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个别供应商又都必须遵从不同的监管体系,另一方面,纺织厂的客户可能也是来自四面八方,而且也都各有各的限用物质清单。如此一来,“工厂和品牌的经营就会更复杂,成本也会增加,要达成更清洁的行业供应链这一目标的进展也会放慢。”Carreau呼吁,纺织和服装行业应携手供应链中所有的合作伙伴,遵循同一套标准,从而“根据业界的最佳实践和最新的化学品制造技术,来设定确切可行的限制”。
在Carreau看来,统一的标准体系不但可以避免复杂和混乱,还能帮助各个工厂节省时间和费用,满足品牌客户的需求,并支持染料和化工企业致力于创新。“统一标准势在必行。标准一旦统一,各品牌及其合作伙伴就可以把资源转而投入到其他方面,从而满足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偏好。”Carreau表示,纺织和服装行业已经在bluesign®蓝标认证和ZDHC的基础上拥有了适合的标准与必要的基础架构。总部位于瑞士的bluesign是评估纺织行业化学品使用情况的全球领导者。bluesign®系统定义了一系列化学品使用的标准,包括负责任地利用资源、有效地管理危险物料及消除所有危险物质,并覆盖了从纱线、染料及添加剂等原材料的供应商到纺织品制造商、零售商到品牌公司以及终端消费者。bluesign®蓝标认证着眼于整体大局,规划行业最全面的准许清单,并提供相关工具来支持保护消费者、工作者及环境的最佳实践,耐克、阿迪达斯等知名品牌已经与bluesign达成战略合作,在其全球供应链中推动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许多中国企业包括安诺其、万丰化工和北江纺织等也已经成为bluesign合作伙伴或推出了获得bluesign®认证的产品。在Carreau看来,遵循ZDHC设定的目标和路径并获得bluesign®蓝标的严苛认证,可以为整个行业提供标准化的基础架构。“作为bluesign®蓝标认证的创始成员之一,同时也是ZDHC的资深活跃成员,亨斯迈纺织染化一直致力于推动打造更清洁、更环保和更节约资源的纺织品价值链。我们已做好准备,要帮助业界开启转型步伐,统一限用物质清单及相关标准。”亨斯迈纺织染化事业部是纺织与相关行业全球领先的高品质染料和化学品的供应商。通过遍及90多个国家的经营机构,以及位于6个国家(中国、德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泰国)的7个主要生产工厂,亨斯迈纺织染化事业部竭尽所能为当地客户提供迅速和专业的技术服务。可持续发展、创新和合作是亨斯迈纺织染化的重中之重。亨斯迈纺织染化专注于研究和开发出卓越的解决方案,创造具有智能性的创新产品和技术,例如贴身舒适干爽、防晒或先进染色等
,从而减少对水资源和能源的消耗,满足客户需求,创造可持续发展的环境。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自1994年起已经连续24年保持全球纺织服装出口第一。纺织行业是传统的高污染行业。近年来,在国家政策的引领和企业内部驱动的推动下,中国纺织和服装行业努力打造绿色供应链,加大对新型染料及化学品的研发和应用,以降低有害物质的依赖和排放。  2016年5月,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公布了《供应链化学品管理创新2020行动纲要》,旨在为实现纺织服装行业的化学品环境风险管控的要求、体系和能力建设的协调与统一研究创新行动指南。同时,有害化学物质零排放(ZDHC)等多个化学物排放标准在整个产业链中正在获得越来越广泛的支持。ZDHC拥有耐克、阿迪达斯、彪马、H&M、Gap、李宁等多个缔约品牌。可喜的是,许多中国企业正在陆续加入ZDHC,通过技术、材料以及供应链合作践行“有害化学物质零排放计划”,推动纺织和服装行业绿色环保化的发展。实际上,ZDHC基金会也已同中纺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支持推进“供应链化学品管理创新2020行动纲要”的制定和实施。ZDHC是一个完善的全球化平台,获得了众多全球领先的品牌、供应商、解决方案提供商以及行业协会、研究人员、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支持。自2011年推出以来,已为业界拟定众多备受信赖的参考指南和实用工具及支持。  专业人士近日指出,虽然停用有害化学物质日益成为整个产业链的共识,执行方面的标准和方法不一却正在成为实现零排放的一个重大挑战。亨斯迈纺织染化全球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Patrice
Carreau表示,“每个化学物排放标准和特定品牌的限用物质清单各有各的许可限制、测试机制和筛选方法,彼此之间虽有相似,却非完全一致,其中更是多有重复。此外,上述标准也必须遵循国家法规,而各国法规之间更是差异巨大。”亨斯迈纺织染化事业部是纺织与相关行业全球领先的高品质染料和化学品的供应商。  Carreau进一步解释说,纺织和服装行业的运作不但千头万绪,错综复杂的业务脉络更是遍及全球。以服装品牌为例,其供应商或来自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个别供应商又都必须遵从不同的监管体系,另一方面,纺织厂的客户可能也是来自四面八方,而且也都各有各的限用物质清单。如此一来,“工厂和品牌的经营就会更复杂,成本也会增加,要达成更清洁的行业供应链这一目标的进展也会放慢。”  Carreau呼吁,纺织和服装行业应携手供应链中所有的合作伙伴,遵循同一套标准,从而“根据业界的最佳实践和最新的化学品制造技术,来设定确切可行的限制”。在Carreau看来,统一的标准体系不但可以避免复杂和混乱,还能帮助各个工厂节省时间和费用,满足品牌客户的需求,并支持染料和化工企业致力于创新。  “统一标准势在必行。标准一旦统一,各品牌及其合作伙伴就可以把资源转而投入到其他方面,从而满足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偏好。”Carreau表示,纺织和服装行业已经在bluesign
蓝标认证和ZDHC的基础上拥有了适合的标准与必要的基础架构。  总部位于瑞士的bluesign是评估纺织行业化学品使用情况的全球领导者。bluesign
系统定义了一系列化学品使用的标准,包括负责任地利用资源、有效地管理危险物料及消除所有危险物质,并覆盖了从纱线、染料及添加剂等原材料的供应商到纺织品制造商、零售商到品牌公司以及终端消费者。bluesign
蓝标认证着眼于整体大局,规划行业最全面的准许清单,并提供相关工具来支持保护消费者、工作者及环境的最佳实践,耐克、阿迪达斯等知名品牌已经与bluesign达成战略合作,在其全球供应链中推动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许多中国企业包括安诺其、万丰化工和北江纺织等也已经成为bluesign合作伙伴或推出了获得bluesign
认证的产品。  在Carreau看来,遵循ZDHC设定的目标和路径并获得bluesign
蓝标的严苛认证,可以为整个行业提供标准化的基础架构。“作为bluesign
蓝标认证的创始成员之一,同时也是ZDHC的资深活跃成员,亨斯迈纺织染化一直致力于推动打造更清洁、更环保和更节约资源的纺织品价值链。我们已做好准备,要帮助业界开启转型步伐,统一限用物质清单及相关标准。”  亨斯迈纺织染化事业部是纺织与相关行业全球领先的高品质染料和化学品的供应商。通过遍及90多个国家的经营机构,以及位于6个国家(中国、德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泰国)的7个主要生产工厂,亨斯迈纺织染化事业部竭尽所能为当地客户提供迅速和专业的技术服务。可持续发展、创新和合作是亨斯迈纺织染化的重中之重。亨斯迈纺织染化专注于研究和开发出卓越的解决方案,创造具有智能性的创新产品和技术,例如贴身舒适干爽、防晒或先进染色等,从而减少对水资源和能源的消耗,满足客户需求,创造可持续发展的环境。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加剧,中国政府宣布对美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包括棉花这一重要的纺织工业原料,引起了棉价的动荡,不少贸易商也转而关注具有性价比的印度棉。棉价自2016年4月见底以来,整体处于上涨的态势中,而这与大周期背景下的全球去库存密切相关。从历史来看,全球棉花价格与库存呈现强烈的负相关关系,即下降的库存对应的则是一个上升的价格区间。据美国农业部6月份发布的预测报告,2017/2018年度全球棉花产量为2672.8万吨,2018/2019年度全球棉花产量为2621.4万吨;2017/2018年全球棉花消费量为2629.4万吨,2018/2019年全球棉花消费量为2729.3万吨;2017/2018年全球棉花期末库存为1920.4万吨,库存消费比为73.04%,而2018/2019年全球棉花期末库存则降至1807.5万吨,库存消费比为66.23%。相对于全球而言,国内棉花去库存程度更甚,其中的重点在于农业供给侧改革下的国储棉轮储去库存。自2016年大规模抛储以来,国储棉库存已从1114万吨左右下降到近期的390万吨,库存下降65%,即接近三分之二的国储棉得到了有效的消化。后期随着抛储的持续,国储棉库存将进一步下降。根据目前的预计,到了今年抛储结束后,国储棉数量将降至250万~300万吨左右,接近国内3个月的棉花消费量,达到了安全库存的边界。预计进入2019年之后,国储棉将不再进行净投放,而将以轮入为主。相应的,为了满足产需缺口,我国将从全球增加棉花进口量。前段时间国家发改委增加80万吨滑准税配额政策也正是在此背景下所实施的。从供需平衡的角度来看,未来我国通过进口300万吨棉花补充国内缺口将有望成为常态。而本认为未来会填补我国用棉缺口的美棉,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而充满了不确定性。6月16日,国务院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其中农产品等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执行,包含未梳的棉花和棉短绒。据统计,中国2017年进口棉花115万吨,其中50.53万吨来自于美国,占比达44%。此消息一出,棉花市场价格随即发生了动荡。随着贸易战加剧,棉花价格体系也将出现变化。最明显的是关税对进口棉的直接影响,在提高关税后,配额内进口美棉的税率将从1%升至26%,对应的进口成本将直接提高3500元/吨以上。因此,关税对棉花进口成本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这种情况下,进口美棉显然不划算,因此不少纺企与贸易商把目光转移到了印度棉身上。据印度棉花协会透露,印度已同中国签订了50万包新棉出口订单,这种提前锁定货源的做法非常罕见。印度某棉花出口商也透露道,近期公司接到许多来自中国对下年度印度棉的询价,6月初已经和中国签订了今年11~12月装运的棉花出口订单。还有一些国际棉商、印度出口企业反映,随着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印度棉出口驶上“快车道”,受中国增发棉花进口配额的利好,目前中国棉花进口商对国际市场高质量的棉花采购兴趣浓厚,尤其是高品质S-6、MCU5、J34受到部分中国大中型纺企关注和青睐。印度棉花协会、投资机构、涉棉企业认为,受中美贸易争端加剧的影响,中国棉花进口将被迫寻找其他品种代替美棉,印度棉花出口订单将会激增,2018/2019年度印度对中国的棉花出口量可能猛增至500万包,约为85万吨,较2017/2018年度翻五倍。在中国加征美棉进口关税的前提下,印度棉将有机会在中国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纺企、贸易商补充棉花资源的不二之选。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激发印度棉短期大卖的原因除了中美贸易战“箭在弦上”外,还有以下三点:其一,6月14日我国政府增发了80万吨滑准关税棉花进口配额,全部为非国营贸易配额,企业对外棉进口的主动权、决定权有所提高;其二,5月中旬~6月中旬,ICE棉花期货引领美棉、澳棉、巴西棉、非洲棉等现货价格大涨上涨,印度棉的性价比优势比较突出;数据显示,7月2日,进口棉报价小幅上涨,其中,美国E/MOT棉的提货价为15436.87元/吨,澳棉提货价为16651.77元/吨,印度棉的提货价为14769.31元/吨。其三,近期印度卢比大幅贬值,我国企业进口成本下滑;再加上印度棉相对于美棉、澳棉、非州棉等具有运输距离短、运费低、交货快优势,因此对中国出口呈现短暂“井喷”趋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