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服川普总统不要阻挠任命上诉机构法官,安集延地区人民仅用两个小时就能抵达首都

美国川普政府先前对WTO提出批评,且美中贸易战升级,川普总统誓言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课徵关税,中方威胁採取报復措施,上述迹象显示WTO贸易体系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川普政府的两项措施引发目前的危机。首先是以国家安全为由课徵钢铝关税,并威胁对进口汽车课徵关税。俄罗斯也曾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乌克兰商品进口,此作法使WTO难以进行处理。欧盟和中国等WTO会员认为美国的关税措施是非法的保护主义。WTO目前须决定何者为涉及国家安全利益的合法行为,否则便可能会将该法律漏洞合法化。  其次,川普总统冻结WTO上诉机构的新法官任命。WTO上诉机构应有7位法官,但目前只有4位,其中1位将于9月任期届满,如果川普总统阻挠任命,法官数量将减少至3名,亦即裁决所需的最低人数。未来在处理争端时,若法官因利益衝突而迴避,则上诉机构便无法进行裁决。由于80%的WTO小组裁决会进入上诉机构,故WTO执法机制可能因此瘫痪。  知情人士指出,中国政府认为川普总统係故意瘫痪WTO体系,以实施单边贸易措施,包括以国家安全为由徵收关税,以及限制对美国出口规模。日本曾经在1980年代实施自愿性出口设限,美国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在当时曾担任资深贸易官员,但日本却因该政策而受益。自愿性出口设限在目前的贸易规则下是不合法的。  以日本为首的部分会员希望找出补救措施,说服川普总统不要阻挠任命上诉机构法官。其他会员则有意讨论针对WTO规则做出重大修改。但由于WTO决策採取共识决,难以一致同意重大改变。欧盟官员建议可依WTO协定第25条,因争端解决机制瘫痪,改由仲裁小组解决贸易争端。此外,WTO会员另可依WTO协定第9条,在无法获得共识决的情况下,以投票来推翻美国的否决权。但此举恐怕会刺激美国煺出WTO。

据“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公众号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6日表示,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中,没有哪个国家因为与中国合作陷入债务危机的。在迄今出现的所谓“债务危机”中,没有哪个是中国引起的。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  在7月16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一带一路”项目在全球范围内遭遇困难,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发展融资不透明,项目推进过程中不顾及当地实际情况。请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华春莹回应称,你提到的这一观点不符合实际情况,中方完全不能认同。  华春莹指出,“一带一路”建设遵循共商共建共享的黄金法则,在各参与方共同努力下,近年来一大批“一带一路”合作项目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为合作伙伴国带来了22亿美元税收,创造了20多万个就业岗位,得到有关国家政府和老百姓的真心欢迎。中国与希腊企业合作经营比雷埃夫斯港项目以来,比港集装箱吞吐量增长6倍,全球排名从第93位跃升至第36位,是全球增速最快的集装箱码头。肯尼亚蒙巴萨到首都内罗毕原来要用十几个小时,蒙内铁路通车后仅需5个小时。这条铁路不仅为肯尼亚人民提供了便利,还为当地经济发展增加了动力。塔吉克斯坦盛产棉花,但棉花加工能力仅占全国棉花产量的10%,中塔两国共建中亚最大纺织企业后将这数字提升到40%。加工出来的纯棉纺线90%以上销往海外市场,成为塔吉克斯坦出口创汇第一大户。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华春莹称,上周六,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第七届世界和平论坛午餐会上发表演讲时,讲述了一个乌兹别克斯坦和“一带一路”的故事。乌兹别克斯坦三分之一的人口住在安集延地区,以往当地人去首都塔什干,要么翻山越岭开上四五天车,要么坐火车绕道第三国,这成了该国政府和人民的一个心结。是中国工人,冒着生命危险,用900天时间帮助打通了中亚第一条也是迄今为止中亚最长的一条铁路隧道。现在,安集延地区人民仅用两个小时就能抵达首都。他们欢呼“一带一路”,欢呼中国工人帮助他们解决了行路难这个千年难题。  华春莹表示,中国在与有关国家共建“一带一路”进程中,始终坚持平等开放透明,坚持以企业为主体的市场化运作,按照市场规律和通行的国际规则行事,每一个项目都是有关各方平等协商的结果。包括中方在内的27个国家共同制定了《“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明确要建设透明、友好、非歧视和可预见的融资环境,强调推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在动员资金时兼顾债务可持续性。中方在上述原则基础上开展“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帮助许多发展中国家打破了资金瓶颈。与中国合作究竟效果如何,伙伴国政府和人民最有发言权。  华春莹称,当然,随着近期国际上保护主义上升,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外溢效应显现,世界经济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一些发展中国家宏观经济稳定性承受压力,再加上部分国家政局变化和自然灾害频发,个别“一带一路”合作项目暂时遇到困难,这是发展中的烦恼,必须也只能通过相关方的共商共建加以解决。如果就此断言“一带一路”项目在全球范围内遭遇困难,并归咎于中方的投融资合作,这属于典型的以偏概全,不符合事实和主流,是很不负责任的。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中,没有哪个国家因为与中国合作陷入债务危机的。在迄今出现的所谓“债务危机”中,没有哪个是中国引起的。我们希望有关新闻报道秉持实事求是的态度,摘下有色眼镜,多做些客观、公正、全面的报道。

7月16日,中国纺织规划研究会第七届理事会第二次扩大会议在银川召开。研究会副会长单位和理事单位共计40余位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由执行会长冯徳虎主持。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夏令敏在致辞中表示,研究会经过转型调整和自身不断努力,专心研究市场新动态、行业发展新趋势,并组织开展了对一些产业发展关键领域的前瞻性研究探索,服务质量与深度不断提高,影响力逐年提升。  他表示,新时代背景下,研究会七届会员构成进行了调整,主要由纺织工业各专业领域龙头(或优势)企业和纺织服装行业各类上市公司、纺织服装大专院校和科研单位、各地纺织服装协会商会组成。工作定位也根据纺织服装产业发展需要和市场发展需求,把组织开展纺织工业产业经济、产业技术、产业金融、产城融合等前瞻性、引领性项目的研究推广作为研究会的一项重要工作。  夏令敏对研究会与中国纺织服装教育学会联合,与一些高校共建的4个发展研究中心工作成效给予充分肯定。他指出,研究会要充分发挥各成员单位的作用,更加紧密地与联合会各专业协会有效结合,发挥出联合舰队的优势,进一步强化服务方式与手段。研究会要多组织开展专题性、引领性、前瞻性课题的研讨,准确把脉行业和一些重点专业领域发展趋势、企业发展战略,为行业发展和企业服务提供更多的研究成果和探索经验。  理事会上,中国纺织规划研究会会长李进才作了2017/2018研究会工作情况的报告。他表示,七届理事会成立以来,在广大会员单位的支持和共同努力下,围绕研究会建设发展目标、年度计划,以及工作任务新定位,各项工作有序稳步地开展。去年我们重点进行并圆满完成了“一个产品、三个平台”建设发展目标,今年以来研究会充分发挥在行业前瞻性重点领域研究的专业优势和服务特色,组织开展了纺织印染废水零排放项目的研究和推广,进行了纺织工业产融合作项目的拓展,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  会上,中国纺织规划研究会副秘书长王春生作了研究会2017年度财务收支情况的说明。执行会长冯徳虎就余湘频同志因工作需要调离研究会赴泉州海天工作一事向理事会作了说明。会议同意研究会秘书长由俞亦政兼任。  东华大学科研处李凌燕副处长、天津工业大学智能可穿戴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刘皓博士、浙江理工大学博士杜磊以及成都纺织高等专科学校常务副主任何涛分别代表“纺织行业‘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发展研究中心”、“可穿戴电子智能纺织服装技术国际合作研究中心”、“纺织行业服装数字化技术发展研究中心”、“纺织行业(西南地区)技术经济与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向理事会作了工作汇报。  中国纺织规划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俞亦政向理事会详细介绍了研究会2018年上半年重点工作开展情况。他表示,研究会在去年研发的“纺织服装行业上市公司绩效综合测评体系A赛系统(Asys.12)”基础上,组织力量对系统进行了升级,进一步完善测评体系,强化了对上市公司咨询服务的手段,发挥的作用和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他还详细介绍了2017年4季度以来研究会积极响应中纺联《产融结合三年行动计划》,深入探究产业与资本的合作,组织开展了纺织印染废水零排放项目的进展情况,以及发起纺织行业环保专项基金的筹建进展情况。  中国纺织规划研究会执行会长冯徳虎作了会议总结,并就研究会下半年重点工作计划及安排向理事会作了介绍。他表示,研究会下半年工作重点任务是结合开展零排放项目,发起组织纺织行业第一个专项发展基金(纺织环保专项发展基金联席会议),以及召开上市公司董秘联执委会第二次会议、纺织行业建设发展咨询委会议,充分发挥研究会在组织开展纺织工业产业经济、产业技术、产业金融、产城融合等前瞻性、引领性项目研究推广和咨询服务的专业优势和服务特色,紧跟新时代发展步伐,加快调整转型,为促进纺织产业发展发挥出应有作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