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三是中方对经贸摩擦的影响

中美贸易战的战火已经烧到纺织业了。近期,美国政府对包括纺织服装、海产食品、蔬菜等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关税的消息引起一阵轰动。7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已经准备好对5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征税。  据了解,有千项纺织产品被列入征税清单,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对此表示,这是美欧取消纺织品服装配额以来,中国纺织行业对外贸易所遇到的非常大挑战。  纺织服装是中国出口的重要品类之一,众所周知,成本上升已经给劳动密集型产业如纺织服装戴上了沉重的枷锁,而在中美贸易战的波及之下,中国纺织服装将面临怎样严峻的局面?又该如何突出重围?  中美贸易战再升级,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四面楚歌  记者了解到,此次新一轮的中美贸易关税措施不会立即生效,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声明指出,加征关税可能会在8月30日公众咨询结束后生效;另据美国OTEXA数据统计,2017年中国纺织品服装对美出口总额为387.4亿美元,其中,出口服装270.3亿美元,出口纺织及制成品117.1亿美元,一旦该政策生效势必将会对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卖家造成不小的影响。  苏州丹伊斯服饰有限公司经理朱勇告诉雨果网:“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发酵与升级,给纺织品服装出口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事实上,自去年开始,国外针对中国纺织服装贸易的救济措施及贸易壁垒就已经与日俱增,纺织服装贸易外部形势趋于严峻。”据海关统计,截至2017年10月,全球共对中国纺织服装发起11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数量同比增长37%,涉案金额达到4.9亿美元,同比增长53%。  杭州艾普丽拉服饰有限公司电商经理刘仁福也认为:“如今中美贸易战加税清单开始涉及关系民生的纺织服装,而中国纺织服装行业严重依赖出口,本次加税将重挫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对美国的出口。”除此之外,他还强调,2018年上半年人民币汇率先升后贬,双向波动显著增大也给中国服装出口企业造成不小的影响,“一方面,前期升值,导致外贸采购商,压价采购,工厂生产产品难以控制;另一方面,现阶段人民币贬值,尽管采购商对供应产品价格并未太过敏感,回款速度相较之以往更快,但对服装产品的洗唛(服装内标)成分标识也相应更加严格了,与此同时,汇率大幅波动还给服装出口企业造成汇兑损失,增加财务成本等诸多问题。”  此外,杭州西秀服饰经理赵佳磊还指出,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及用工短缺也给中国服装出口企业造成不小的冲击。据其介绍,近几年,中国各地月低工资标准都增幅超过15%,劳动力成本也较之于过去10年增长了近3倍,目前沿海地区纺织业用工成本已超过每月5000元人民币,是越南、孟加拉、缅甸等国家的3-6倍,加之厂房租赁费用的不断上涨,他坦言:“中国服装出口企业近几年举步维艰,唯有改变‘路子’,如跨境电商货源供应链的模式,且注重品质、品牌供应的的工厂今后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出口纺织服装道尽途殚?打造服装供应链运营两大要素极为关键!  当前,随着亚马逊等跨境电商平台的风生水起,传统零售遭到巨大挑战,加之快时尚品牌的快速崛起,消费者偏好和购买行为日新月异,订单个性化、定制化、碎片化趋势明显,同时也对服装供应商的快速反应能力以及资源整合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赵佳磊认为:“从中长期来看,需要复杂做工和快速反应的中高档订单和时装订单还是会留在中国。”  不可置否,纺织服装行业流行趋势越来越快,小批量、多品种、产品换季频繁且销售周期越来越短等情况,使得纺织服装的生产、流通都需要在相对短时间内完成相应订单。此外,跨境电商渠道的销售方式,尤其是Prime
Day、黑色星期五、网络星期一等旺季大促,更是对服装供应链的一场严峻的挑战。  而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部分纺织服装品已经被贸易战的战火波及,且随着汇率波动在新时期也将成为常态,对企业出口订单的成本核算和利润实现无不构成挑战。但即便如此,仍有诸多出口纺织服装供应商及跨境电商卖家认为该品类也存在很多机遇。其中,朱勇就打造服装供应链运营道出了自己的生意经,他透露两大要素对于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稳健发展尤为关键:  一方面,服装设计要尽可能多样化,开发款式切忌“懒”。产品设计是纺织服装供应链上的极为重要环节,而设计的核心即是对产品的把握,设计不仅仅是简单的绘图,还包括服饰造型、风格、材料运用、工艺处理等多方面因素。值得一提的是,还应该要紧密切合海外市场流行。一旦有某个节日庆典来临之时,将产品与热门主题相融合,产品畅销自然无可厚非。  另一方面,服装要紧贴海外趋势潮流,季节中善于提高捕捉流行趋势的能力。服装由于尺码较多,受季节性影响大,这时候企业就应当要有相关工作人员起到洞察市场情报的作用。据他介绍:“设计师做完一个季度的产品,往往会对实销的趋势关注度有所减弱,这时候也正是他们需要绞尽脑汁思考服装设计的关键时期,倘若能有相应掌握市场动态的相关部门给予支持,也就能提供更多的帮助以便在季节中迅速抓取流行趋势,进行补款翻新款的操作。”  毋庸置疑,中美贸易战之下,中国服装企业出口将面临大挑战。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大家都懂,工厂企业除了上述建议之外,开拓新兴市场,转型跨境电商都会是一个新的尝试。眼下就有一个好机会,8月22-24日,雨果网CCEE跨境电商选品大会(第六届)将于厦门国际会展中心A3-4举行(点击对接专业卖家),届时,上万专业的跨境电商卖家将莅临现场选品,并寻求长期合作的优质供应商,也许你的下一个破发点就在这里。

美方挑起贸易战,中方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大家最关心的,莫过于中方的反制会给企业和老百姓带来多大影响?我们会用什么办法来对冲这些影响?  对这个问题,我们首先需要确立3个认识层面。一是无论美方加征关税,还是中方被迫反制,中方在这场经贸摩擦中都是受害方,因此受到冲击和损失是客观存在的,对此不必讳言。冲击和损失最后有多大,取决于中美经贸摩擦事态的发展,取决于中方能否有力地制止美方的讹诈施压,更取决于包括美国企业和人民在内的世界各方深刻认识到“贸易战无赢家”的现实。二是即便以最极端的情况推算,经贸摩擦本身给我国宏观经济的冲击也是有限的,主要集中在制造企业,国内消费者受到的冲击有限。三是中方对经贸摩擦的影响,除了此前充分考虑了进口产品的替代性之外,还保持着动态评估,并不断完善政策组合以期将企业损失降到最低。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目前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冲击有限、影响可控。成败的关键,主要在于我们能否坚持既定的政策方针不动摇,能否有效地稳定负面冲击对预期的影响。  从宏观经济层面看,经贸摩擦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我国经济的外部风险和下行压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认为,根据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人员的初步预测,如果美国对我国500亿美元商品开征25%的关税,预计影响我国GDP约0.10%到0.12%;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预计影响我国GDP约0.20%到0.25%。贸易战带来的影响是存在的。不过,同时也要看到,我国经济基本面长期向好,有应对冲击的足够能力。2017年经济增长中内需贡献超过90%;贸易依存度下降到33%,低于42%的世界平均水平。仅就经贸摩擦本身来说,这种冲击是有限的。  从企业层面看,经贸摩擦对部分外向型企业有冲击,可能带来成本增加、订单下降等问题,企业面临减产歇业、调整重组的挑战。电子通信、电气机械、木材加工、化学产品等行业企业受影响相对较大。不过,同时要看到,一方面美国对我国部分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将逐步向着产业链和价值链上下游传导,最终结果会由出口商、上游原材料和零部件供货商以及美国采购者分担。另一方面,我国商务部已明确表示,在反制措施中增加的税收收入将主要用于受损企业及员工、鼓励企业调整进口结构等,努力将损失降到最低程度。不久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下半年把稳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这也充分反映出中方对经贸摩擦的充分评估和积极应对。  从国内消费看,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影响可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认为,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老百姓的影响并不大。比如大豆,从美国进口的大豆占比已经不到三分之一,而且美国大豆在我国只能用来榨油,表现在豆油价格上可能会上升。我国现在进口一吨大豆加上关税的价格为3750美元,比原来多了750美元,平摊到每公斤豆油价格可能高几元钱,对老百姓生活的影响不大。不过,去年进口猪肉价格为每公斤10元至11元,今年加征关税以后为每公斤17元多,猪肉价格上涨会带来一定影响,但牛羊肉、鸡肉、鱼肉等都可以替代。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国内对经贸摩擦冲击的疑虑还突出表现在两方面,一个是资本市场特别是股市汇市的波动,另一个则是对我国高科技创新能力的疑虑。这需要客观冷静看待。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经贸摩擦的影响固然存在,但也并非主因。股市波动主要是受心理等因素影响,汇市波动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影响是来自周期行为。更何况,当前股市汇市波动的幅度,与过去几年相比并没有更明显的变化。因此,重要的任务仍是稳定预期。从基本面看,我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资本市场有充分的条件健康发展。  对高科技创新的疑虑则受中兴事件影响较多。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需要承认在高新技术和新兴产业发展方面与美国存在的差距,但同时也不应过分夸大这种差距以及可能带来的影响。客观看,我们在科技创新方面起步晚,赶超差距大,在不断努力的同时要冷静评估现实情况。我国创新企业数量位居全球第二位,并首次进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最新全球创新指数前20强。唯有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加大科技创新力度,才能早日迎头赶上。  总的来看,目前经贸摩擦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冲击,可以用“有影响,可控制,需应对”来概括。在应对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上,自夸自大也好,自怨自艾也罢,盲目自信也好,一味恐惧也罢,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坚定不移地推动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发展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才能最终克服这个前进路上遇到的困难。

虽然面临较为复杂的发展环境,但我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发展还是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得益于环保要求的日趋严格,布袋除尘等方面的需求增加,滤布等过滤与分离用纺织品在2017年保持较高速度增长,部分企业2018年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下半年。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推进,滤布行业的前景会越来越光明。滤布是浙江省天台县平桥镇的传统产业。2017年,平桥滤布行业共实现产值56.8亿元,同比增长18.3%。“2017年,滤布行业的回暖非常明显,尤其是规上企业,现在平桥大一点的滤布企业,基本上都是24小时在生产。”天台县平桥镇镇长汤坚志说。在他看来,“十一五”以来,我国环保产业年均增速超过了15%,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不少省、市都把环保产业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加以扶持,为滤布行业发展提供了极大的市场空间。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的分析认为,2017年国家加大了大气环境整治的力度,我国的空气质量得到了明显的好转,过滤与分离用纺织品企业发挥了重要作用,行业也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2017年工业行业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再次修订,企业新一轮环保提效改造正在兴起。袋式除尘具有可高效净化细颗粒物、处理风量范围广、粉尘性质影响小等特点,工业应用十分广泛,应用比例逐年攀升。在水过滤方面,同样受益于环保要求的提高,机织滤布在2017年也得到了快速发展,出口额达到了1.29亿美元。江苏阜宁和浙江天台是我国重要的过滤与分离用纺织品产业集聚地,2017年两地的过滤材料的生产、销售和利润的增速在10%以上。同时,《2017年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运行分析》认为,国家不断趋严的环保政策也给行业带来一定的压力。比如,在工业除尘领域,很多下游工业领域企业都要求在进行滤袋更换时回收处理废旧滤袋,这已经成为业内企业当下必须考虑的问题之一。在废旧非织造布领域,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曾经受欢迎的非织造布边角废料已经成为了支塘地区相关企业的负担,经济可行的再利用技术是当地企业研究的重点。在涂层产业用织物领域,面对环保部门更为严格的要求,为了不影响生产,生产企业不得不在满足环保标准的基础上持续进行环保改造和投资。对于未来发展,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会长李陵申指出,要重创新、强基础、补短板、促应用、扩影响。通过梳理行业高等院校与科研院所资源,建立产业用纺织品行业的高端智库,为行业科技基础研究建立基础,建立更为广泛全面的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创新资源库,便于行业的多元融合创新发展。他同时建议,相关领域企业能够从履行社会责任出发,加强科技研发和投入,研发经济适用的废旧纺织品资源,特别是废旧产业用纺织品的回收再利用技术和装备,实现废旧资源的再生循环利用。据悉,今年9月4日~6日,2018中国国际产业用纺织品及非织造布展览会将在上海举行,业内知名企业将共聚一堂,展示最新科研成果,同期也将开展技术交流等活动,为行业发展搭建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