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湖北二季度有58.8%的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认为存在招工难问题

在失业率达到近年新低,创造就业岗位最多时,出现招工难是正常的情况。  01  导语  最近几年每年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几百万,这使得劳动力供给在减少,但是经济仍在平稳增长,对劳动力需求很大。  张亚平作为湖北潜江市服装协会秘书长,潜江如何承接蜂拥而至的订单,成为他近期着急的问题。  温州、武汉等地因为土地和用工成本升高,转移过来大批企业订单,据他测算,目前潜江服装产业缺口有10万人左右,月薪4000元到7000元还难以招人。  以潜江服装代工基地为例  潜江正谋划建设中部乃至全国最大的服装代工基地,将湖北和中部的服装产业工人都集中起来进行生产,这要解决工厂用地和用人的问题。  “潜江现在是只要每招进一个服装工人,且能工作一年,就给介绍人奖励2000元。”
张亚平介绍,为了解决人才短缺已经使出各种办法。  潜江服装产业是今年以来全国各地用工紧张,招工难度加大的一个缩影。根据湖北、安徽等地统计局公布的多个调查报告,今年上半年招工难度加大。  统计局数据:劳动人口减少  安徽今年上半年有72.3%的企业存在招工难现象。湖北二季度有58.8%的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认为存在招工难问题。四川上半年存在缺工企业占比77.8%。上海奉贤区统计局调查发现,七成以上企业认为存在用工成本上升、招工难的问题。  各地调查显示用工难度加大,这与目前就业形势进入历史最好时期有关。  人力资源部等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人力资源市场的求人倍率为1.23,同比增加0.12,为历史最高。今年上半年城镇新增就业752万人,同比增加17万人,全部就业人数继续创新高。  而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已经从2011年的94072万人,下降到了2017年的90199万,减少了近4000万左右。在劳动力年轻人口持续下降时,就业人数不断增加,这反映出就业进入到了充分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所人力资源研究室主任高文书认为,在失业率达到近年新低,创造就业岗位最多时,出现招工难是正常的情况。最近几年每年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几百万,这使得劳动力供给在减少,但是经济仍在平稳增长,对劳动力需求很大。  “很多省会城市发起抢人大战,吸引年轻人前往就业,这使得很多优势不大的城市劳动力供求关系紧张。”他说。  02  就业市场现状  所谓充分就业,是指在某一工资水平之下,愿意工作的人都获得了工作机会。现实情况是,全国的失业率进入多年来新低,就业人数和求人倍率都进入到了历史最高。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赖德胜指出,目前劳动年龄人口持续下降,但是就业人数不断增加,这表明劳动参与率在提高。“比如过去多年很多人提前退休不工作了,现在复出返聘,这反映了目前就业形势良好。”  赖德胜指出,目前就业形势好,除了与劳动年龄人口不断下降有关,农村也在快速发展,农村实施乡村振兴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而过去城市农民工增加主要靠农村,现在转移出来的少了。同时全国退休的人数每年有几百万,腾出的岗位需要人顶上,并且今年上半年全国日均注册企业1.81万家,每个企业解决几个人就业,全年都会增加几千万就业岗位。  人社部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末,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3.83%,同比下降0.12个百分点,降至2002年以来的最低。  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连续3个月低于5%,6月份为4.8%,
这是自2016年进行该调查以来的最低水平。另外今年二季度劳动力求人倍率为1.23,同比增加0.12。也就是每一个求职者,面对的是1.23个岗位,这也是历史最高。  从就业总人数看,增长更是迅猛。比如1952年全国就业人数为2.07亿人,到了2007年为7.764亿人,创历史新高。今年则继续增加,上半年累计实现城镇新增就业752万人,同比增加17万人。  而目前就业进入充分阶段的重要标志是,只要一个人愿意工作,就会有就业机会。  然而存在结构性问题  以服装产业为例,2010年左右,湖北武汉从业人员只有3000元左右的工资,目前行业整体工资涨到了5000元左右,好的员工甚至拿到上万月薪,但是招工比较难。在湖北省直管市潜江也是如此。  湖北潜江市服装协会秘书长张亚平告诉记者,为什么现在工作岗位比较多,收入比较高,招工难,这与从业人员少有关。  比如目前潜江服装从业人员月薪在4000-7000元左右,但是很难招到人。实际从业人员最近几年也减少了好几万。一方面是很多人转到别的行业了,另外过去从事服装的裁缝年龄越来越大。  而年轻人很难做这个行业。“老一代人一般都让子女上大学,很多家里都是独生子女,更不会愿意干比较累的活。”他解释说。  针对招工难的情况,他认为有一个办法解决,就是加工资。比如湖北潜江和仙桃如果规划数万亩建设服装厂,从而打造湖北乃至全球的服装代工基地,为全球和全国知名品牌生产贴牌生产服装,可以提高服装生产的工资水平,每人要达到万元的月薪也不难。  根据了解,武汉城区生产服装的企业因为成本较高,数千家企业正在寻找出路,已经有不少企业看上了潜江。张亚平认为,如果将武汉数千家要关停的服装企业转移到潜江来,几十万人到潜江就业,可解决潜江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也可以做大服装产业,潜江也可成为全国的服装产业新城。但是这需要解决数万亩用地和用人问题。  03  用工成本上升  在目前全国失业率创历史新低时,很多地方爆出招工难度加大,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安徽统计局调查发现,今年上半年该省招工越来越难,72.3%的企业存在招工难现象,同比上升7.4个百分点。四川统计局也发现,上半年该省存在缺工企业占比为77.8%,比去年末增加了1.2个百分点  湖北统计局调查显示,今年二季度,58.8%的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认为存在招工难问题,企业所需人才缺乏。  上海奉贤区统计局调查发现,七成以上企业认为存在用工成本上升,存在招工难问题。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由于受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和社会保障基数上调等因素影响,企业用工成本上升的问题更为凸显。  根据这些调查,目前缺工严重,并不只是缺高级技工,普工也短缺。比如安徽今年上半年普通技工和高级技工是最缺工种,其中企业需缺普通技工占比44.3%,同比上升4.6个百分点;需缺高级技工占比41.4%,同比上升0.9个百分点。  这种缺工有的是工资等成本上升导致的,比如上半年安徽新招员工月底薪中位数2500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00元;另一方面企业为留住员工不断改善工作环境,提高生活待遇,此类费用还在逐年提高。  部分企业反映,今年的用工成本上升了8%-10%;还有企业反映,安徽省企业上缴的职工社保与其他省份相比,基数较高。  调查还发现,安徽72.6%的企业员工队伍不稳定,出现人员流失。流失人员中年轻员工占比较高,且入职一年内流失人数最多。年轻人工作不稳定,是因为青年人的就业预期在不断提高,更倾向于“体面而有前途”的工作。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刘福垣认为,一个国家调查失业率能在5%左右,说明经济对就业拉动作用大。但是目前调查失业率更低,这可能与目前全国服务业成为就业的支柱有关。而各城市吸引人才大战,导致年轻人容易选择更好的地方工作,获得更好的收入,这使得不少地方找人难度加大。  另外各地政府购买就业服务多,招走了大量的年轻人,比如很多各类辅助工作的人员,使得工厂招募人才时,更难获得年轻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反映缺工的岗位,以一般制造业为多,同时反映转型升级需求的新技术岗位也很缺乏。  数据显示,四川今年上半年在缺工的种类中,选择普通员工(如普通员工,销售人员,普通服务人员等)占比最高,为40.9%,与去年末相比增加了8.6个百分点。  从行业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反映缺工的企业较多,占比分别为93.8%、82.2%和80.6%。其中软件行业缺口大,反映了企业技术升级的需求在加大。  另外目前很多地方缺工,与经济发展快,订单增加有关。比如四川上半年招工难,因为生产任务或订单增加的原因,占25.5%。  华南师大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谌新民认为,目前一些地方反映的招工难,是否会加快向其他地区扩展,还要观察。因为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对就业会造成多大影响,还应该保持高度关注。  他认为,一些地方制造业如果太低端的话,要加快升级步伐。沿海很多产业智能化技术水平越来越高,使用的劳动力越来越少。“所以我个人认为目前招工难只是局部的、部分产业和部分劳动者的,和前几年广东普遍出现招工难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湖北潜江市服装协会秘书长张亚平指出,潜江服装产业正在提高智能化水平,但是服装还难以全面使用自动化,仍需要大量的员工。他认为,全国居民进入到了消费升级阶段,对服装更高质量更多品种的需求在增加。  湖北统计局给出建议是,要破解“招工难”问题,可以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化高技能人才的培养。鼓励企业广泛开展在岗职工技能培训和高技能人才培训,以提高员工素质,培养出企业发展所需要的人才等。

一直以来,由于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和政策扶持,新疆已成为我国最重要的棉纺织产业基地之一。自带“主角”光环的新疆地区,可以说是一直很“热”。不仅热在高温天气,纺织企业掀起的进疆投资热潮更让新疆备受关注,热度未曾退却。
  如果说往年的“热度”均在意料之中,那么今年的“热度”就让人始料不及了。今年3月,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布的《关于严格控制棉纺产业无序发展的紧急通知》犹如给加速奔向新疆地区的纺织企业一声提醒,在加速产能扩张时,不仅要求“量”更要保“质”。在政策当头的背景下,应该如何看待未来新疆棉纺产业的发展?伴随着行业转型升级的不断推进,新疆棉纺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在日前由全国棉纺织科技信息中心、《棉纺织技术》期刊社、阿克苏地区纺织服装协会联合主办的“天门纺机•大恒图像”2018棉纺创新技术(新疆)研讨会上,疆内外纺织企业高层及工程技术人员高度关注、热情参与,并就以上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启发了新疆纺织行业在新政策下发展的新思路,坚定创新技术、回归质效的初心,纺企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来自新疆内外150余家企业,共600余位代表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政策扶持显效力  纺企集聚新疆产业规模扩大  数据显示,2014年~2017年,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固定资产累计投资额为1362.25亿元,从2014年在全国占比0.9%提高到2017年的3.47%。这充分表明,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发展迅速,产业规模明显扩大。  早在2014年,一大批国内纺织优强企业来疆投资设厂,新疆地区产业投资和企业数量迅速增长,产业规模和技术水平明显提升,特别是新增棉纺生产装备和工艺技术均处于国际领先水平。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梁勇介绍,全区备案企业数量从2014年初的560家增长到2017年底的2703家,新增企业2143家,其中内地来疆企业616家,实际投资额超过800亿元,占全行业的70%。天虹、金昇、红豆、即发等国内百强纺织服装企业来疆投资,华孚、如意、新野等前几年在疆投资企业也迅速扩大投资规模。  纺织企业掀起的进疆投资热潮,从近两年我国棉纺上市公司的产能布局上也能看出来。2017年,华孚时尚产能达到180万锭,其中布局新疆地区的有88万锭。目前,华孚时尚共有4个重要色纺纱项目在建,其中新疆地区有3个项目,分别为阿克苏16万锭、21万锭、15万锭高档色纺纱项目。此外,近日公司还发布公告称,将于8月底前完成对旗下的6万锭纱线产能逐步转移至新疆生产区域的规划。  纺企大量的产能向新疆集聚当然还是源于优惠政策的支持。新疆棉花协会会长、新疆棉花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肖玉清表示,政策组合拳,为新疆棉花产业的发展提供难得的机遇。2014年,国家连续出台了疆内棉企使用新疆棉给予800元/吨补贴,新疆棉纱、棉布出疆补贴增至900元元/吨~1000元/吨,纺织服装企业电费执行0.35元/度等政策。2015年,新疆的扶持政策力度继续加大,使得棉纺织产业向西转移速度加快。随着产能的集聚,新疆已成为我国最重要的棉纺织产业基地之一。  产能过剩有隐忧  产业链不均衡制约健康发展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新疆棉纺产业的发展速度之快让人始料不及,产能过剩的问题也日益凸显。  在2018棉纺创新技术(新疆)研讨会上,新疆纺织工业行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杨晓东介绍了新疆棉纺产业的发展现状,分析了新疆棉纺产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他表示,棉纺投资对于新疆来说,有效拉动了当地就业与大量投资;增加了原料就地转化率;促进产业链的延伸;增加了当地税收。但同时也存在产能增长过快,产业链发展不均衡;棉纺织就业容量偏低;财政补贴资金占比过大;产品种类单一,同质化竞争严重等问题。  关于人们关心的严控新疆棉纺产业无序发展问题,杨晓东从新疆当前棉纺发展状况进行了分析和解读。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新疆地区已投产的棉纺织产能达到1746万锭。对此,杨晓东表示,如不采取措施防止棉纺产能继续无序扩张,今年全疆棉纺织已投产在建产能就将突破国家确定的“到2023年全疆(含兵团)棉纺织产能2000万锭”目标。对新疆新增产能进行控制后,能防止棉纺产能继续无序扩张,全国的纺纱产能增长速度会逐渐回归于理性的态势。所以加强棉纺在建项目管理具体办法的出炉能让企业更快调整生产方向,促进棉纺织产业向高质量方向发展。  回归质效是出路  技术创新为纺企转型核心  政策的调整是为了产业的转型升级,向好发展。杨晓东表示,作为企业来说,要明确政策方向,更要明确企业发展的规划和目标,做好定位不要盲从,回归质效,创新技术才是根本。  阿克苏地区纺织就业办张鹏在会上表示,阿克苏纺织服装企业由38家发展到432家,已经成为全疆首位。受到政策调整的影响,很多企业发展遇到了一定的困难,这是政策调整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阵痛。作为新疆纺织优惠政策的落实部门,一定会加大政策的落实力度、稳定力度,拓宽融资渠道、加强产业链配套、解决资金难用工难问题,确保全产业链的持续健康发展。  尽管新疆纺织服装产业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但是,质量和效率应该是企业所追求的目标。伴随着行业转型升级的不断推进,棉纺企业虽经历了各种调整之困,转型之难,但在过程中可以明显感受到其质效提升的良好状态。张鹏认为,产业转型升级需要新技术新思维实现智能制造,棉纺企业应继续保持创新精神,在纺织智能行业中砥砺前行。  本次论坛特设“分会场+高峰对话+高峰论坛”,全方位服务新疆棉纺企业。“阿克苏地区纺织服装高峰论坛暨技术答疑会”现场,阿克苏地区纺织行业领导、阿克苏重点纺织服装企业负责人、疆内外棉纺行业技术权威、专家学者进行了座谈交流,充分互动了新疆棉纺企业发展遇到的疑点、难点,参加座谈的嘉宾也就新疆现行发展现状和遇到的技术、资金、用工、运输等困难进行了讨论。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1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审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  会议认为,今年以来,各地区各部门按照党中央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贯彻新发展理念,落实高质量发展要求,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着力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加快改革开放步伐,上半年经济保持了总体平稳、稳中向好态势。主要宏观调控指标处在合理区间,经济结构持续优化,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取得初步成效,生态环境改善,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增强。  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要抓住主要矛盾,采取针对性强的措施加以解决。下半年,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三大攻坚战”,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任务艰巨繁重。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加强统筹协调,形成政策合力,精准施策,扎实细致工作。  会议要求,第一,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第二,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增强创新力、发展新动能,打通去产能的制度梗阻,降低企业成本。要实施好乡村振兴战略。第三,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要通过机制创新,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第四,推进改革开放,继续研究推出一批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举措。要落实扩大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的重大举措,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向纵深发展,精心办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第五,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持因城施策,促进供求平衡,合理引导预期,整治市场秩序,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第六,做好民生保障和社会稳定工作,把稳定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确保工资、教育、社保等基本民生支出,强化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工作,做实做细做深社会稳定工作。  会议强调,各地区各部门要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定不移贯彻党的十九大作出的各项战略部署,尽心尽责把各项工作做好,确保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任务。  会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党要有新气象新作为,必须靠严明的纪律作保证。党的十九大把纪律建设纳入党的建设总体布局,在党章中充实完善了纪律建设相关内容,要把党的十八大以来纪律建设理论、实践、制度创新成果总结提炼为党规党纪。条例全面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以党章为根本遵循,把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把党章和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等党内法规的要求细化具体化,坚持问题导向,针对管党治党存在的突出问题,扎紧制度笼子,实现制度与时俱进。  会议强调,要着力提高党的纪律建设的政治性、时代性、针对性,坚持使命引领和问题导向相结合,用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在党的纪律中,政治纪律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要牢固树立“四个意识”,把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突出出来,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不断巩固党执政的政治基础。要把执纪和执法贯通起来,严格依照纪律和法律的尺度,坚持纪严于法、纪法协同,强化日常管理和监督,抓早抓小、防微杜渐。要通过抓纪律避免党员干部犯更大的错误,这也是对干部最大的爱护,严格执纪考验着党员领导干部的忠诚和担当。要巩固和发展执纪必严、违纪必究常态化成果,下大气力建制度、立规矩、抓落实、重执行,让制度“长牙”、纪律“带电”,充分发挥纪律建设标本兼治的利器作用,使铁的纪律真正转化为党员干部的日常习惯和自觉遵循,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