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企业代工生产的国际知名品牌,中国纺织服装在全球市场的份额过去两年已有所下降

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28日表示,一直以来,中非之间的经贸合作是互利共赢和平等的,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钱克明是在国新办当日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经贸工作有关情况吹风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他说,过去几十年中,非洲对外合作经常处于不平等地位,被强加了很多政治上的不合理要求。但是中非合作的一大特点是平等,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他强调,一直以来,中非之间的经贸合作是互利共赢的,无论贸易还是投资,既帮助非洲改善了基础设施,创造了就业,改善了民生,也带动了中国企业、中国标准、中国产品“走出去”,中非双方构成了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对于有外媒给中非经贸合作贴上“债务陷阱”的标签,钱克明指出,非洲债务问题既有历史问题,也有现实问题,而且中国对非投资大多形成了基础设施,对今后经济增长将有重要作用,是有价值的资产。中国在选择项目时也注意多选择一些经济效益好,能创造就业、税收和出口的项目。钱克明表示,未来中国对非务实合作将体现三个特点,即更加注重培养非洲内生增长能力;从以过去的“输血”为主向帮助非洲“造血”转变;从注重基础设施等硬件建设,转向基础设施建设与发展经验分享并重的软硬兼顾的建设。

在前不久举行的意大利米兰眼镜展上,温州眼镜企业黎东、八达等十家公司“抱团”,首次在这个国际知名展会上独立搭台走秀。  其实,这些搭台走秀的眼镜公司早已受到国际知名眼镜品牌青睐,成为它们的代工企业。在温州,被国际知名品牌“盯”上的,不仅仅有眼镜,还有服装、鞋类生产企业。据相关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在温州代工的国际知名品牌有数十个,包括阿玛尼、杰尼亚等国际奢侈服装品牌。  国际品牌“扎堆”温州代工  “温州制造”这四个字出现在国际奢侈品牌产业链上,被多数人所熟知,与“杰尼亚”这个意大利奢侈男装品牌密不可分。当年,这个奢侈品牌不满足于“夏梦”的代工,双方还合资成立公司专门代工生产杰尼亚品牌服饰。  与杰尼亚早早地公开“温州制造”不同的是,更多的国际知名服装品牌并不愿意给自己打上“温州制造”的烙印,与代工企业签订保密协议,代工企业不能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甚至一些奢侈品牌更是要求代工企业指定车间与员工生产其产品,生产期间不许无关人员进入相应车间,完成订单后,纽扣、拉链之类的配件均要收回,不在代工企业留下太多的痕迹。  温州服装商会秘书长陈琦翔表示,目前有多少个国际知名服装品牌在温州代工生产难以统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全球十大顶级男装品牌中,有过半品牌曾在温州服装企业代工过,包括阿玛尼、杰尼亚、范思哲、古驰、BOSS、路易威登(LV)等。据了解,温州服装企业代工的知名品牌以男装居多,也有部分女装品牌,像MaxMara等。  与温州服装企业大规模代工国际品牌已达十多年历史不同的是,温州眼镜企业最近几年才接到大量国际知名品牌的代工订单。“温州眼镜企业代工的大多是二三线品牌。”温州市眼镜商会秘书长许海洲说。据了解,国际知名眼镜品牌主要集中在几家品牌运营公司手中,如美国的Marchon公司、意大利的Luxottica公司和Safilo公司、英国的Specsavers公司等。  许海洲估计,温州眼镜企业代工的知名品牌包括Hugo
Boss、Guess等几十个品牌,涉及代工的企业多达四五十家。  相对而言,我市鞋企代工的国际知名品牌会少一些,来自我市几家大型鞋企的信息显示,代工的鞋品牌有Geox、ECCO(爱步)、Hugo
Boss、CK、Stonefly、KC、Clarks等。  产品出厂价与零售价悬殊  在百货商场里,国际知名品牌的一件T恤、一副眼镜标价数千元,一套西服要数万元,一双鞋也需数千元乃至上万元,这些标价与产品出厂价相差悬殊。像大牌服装的零售价往往是出厂价10倍以上。“某国际知名品牌的一款休闲服在温州的代工出厂价是每件600元左右,零售价则为每件1.8万元。”服装领域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一家为某国际三线品牌代工的眼镜企业负责人表示,其代工的这个品牌太阳镜,出厂价二三十元,专柜售价要一两千元。据了解,我市眼镜企业代工眼镜单价多为每副3.5美元至4美元,高端一些的眼镜出厂价为每副4.5美元至6美元。  国际知名品牌皮鞋的出厂价同样也不会太高。一家鞋企相关负责人透露,其公司皮鞋出口单价为每双25美元左右,是温州鞋企中出口价较高的一类。  业内人士认为,温州企业代工生产的国际知名品牌,能卖出大价钱,主要还是因为大牌的附加值高,以及营销方式不同。  生产工艺水准吸引他们下单  早几年,国际知名品牌更多地是把代工订单落在广东深圳、东莞等地。相关人士表示,香港的眼镜制造代表着全球水准,而深圳的眼镜企业与香港有较深的渊源;东莞的鞋企主要从台湾转移过来,这些台湾企业本身就是大牌皮鞋的代工企业。  陈琦翔表示,国际知名服装品牌大量由温州企业代工出现在2008年左右,主要是我市的服装企业通过技改,生产设备与工艺水准已达到国际知名品牌要求,一些国际知名品牌通过试单后,逐年加大代工订单量。  当然,除了生产工艺上符合要求,这些国际知名品牌还看中温州企业的代工价格。相关人士认为,温州的服装、皮鞋、眼镜有完善的产业链,生产成本相对深圳、东莞等城市已具有一定优势。据了解,国际知名服装品牌给温州服装企业的代工费每件(套)一般有数百元,以三四百元的居多,一些顶级品牌个别品种的代工费可能超过千元。  许海洲坦言,随着国际知名眼镜品牌代工订单的增多,我市的眼镜企业也赚得盆满钵满,一些生意好的眼镜企业一年可获利数千万元。  相关人士认为,目前温州鞋服、眼镜制造成本在国内的竞争力还是较大的,至少五年内这些国际知名品牌还不会转移战场。  借助代工获取最新时尚资讯  尽管为国际知名品牌代工是一项稳当的生意,但我市不少代工企业不想只赚一份稳当利润,而是计划借助代工,为公司获得更多的国内市场份额。康奈集团党委书记蔡发荣表示,该公司代工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皮鞋,获得业界对其生产工艺的认可和品牌美誉度;同时,公司在代工过程中也获得了国际流行资讯,有利于公司产品的开发,毕竟这些国际知名品牌的产品引领着行业的潮流。  同时,避免让国际大牌牵着鼻子走,部分为二三线国际品牌代工的温州企业,也将代工提升一个等级——自主设计一些款式给代工企业选择,再代工生产,这种做法在业界称为ODM。陈琦翔透露,经过几年代工,服装企业已纷纷介入ODM,尤其在男装这一块,因为男装款式变化没有女装那样多,温州服装企业设计的款式也容易被国际知名品牌所接受。据其不完全统计,温州2400多家服装企业中,有300家企业已有ODM能力,部分企业设计的款式也时有被国际知名品牌所采纳。  蔡发荣透露,康奈集团为做好ODM业务,还成立了外贸开发部门,经常派设计人员到意大利等国际鞋服流行前沿地去学习,这两年已有少量自己设计的款式被代工品牌采纳。  当然,企业设计一些款式供国际知名品牌选择,最终企业获得的代工费也不仅仅是加工费。  然而,缺乏响亮自有品牌的温州眼镜企业,则通过代工看到品牌力量,开始尝试在国内做品牌。如浙江泰德光学有限公司,作为我市最大的国际知名眼镜品牌代工企业之一,就打造了太阳镜品牌KALLA(凯岚),在国内市场的知名度居前。

“在国际纺织服装领域,我们既是竞争者也是合作者。希望我们在国际市场上的合作之路走得更远、更好。”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会长曹甲昌在第三届加拿大服装纺织品采购展期间这样说。  当地时间8月22日,为期三天的第三届加拿大服装纺织品采购展在多伦多国际中心落下帷幕。来自中国、加拿大、印度、孟加拉国、乌克兰、巴基斯坦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370多家企业参加此次展会。  谈及眼下的中美贸易摩擦,作为此次展会主办方代表,曹甲昌对记者坦言,美国也是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最大的单一国家市场,市场的变化带来了不确定性,可能会对企业造成压力。  “但压力一直存在,不是现在才有。”曹甲昌说,随着中国国内经济发展,劳动力成本上升,生产要素成本上升,以及环保要求趋严,都给纺织服装企业带来了一定压力。作为传统产业的纺织服装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难免遇到更多挑战。  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朱献荣表示,近年纺织服装产业已出现向东南亚梯度转移的趋势。贸易摩擦可能会加快这一趋势,导致订单外移速度加快。他认为,企业需要更多更深地开拓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国际市场,同时加快在东南亚一带的布局、合作。  “我们的灵活供货能力比较强,”朱献荣说,通过此次参展,可与当地经销商产生更直接和深入的对接,掌握加拿大市场特点,了解当地流行趋势,从而推出命中率更高的产品。  内蒙古多家羊绒服装企业也参加了此次展会。内蒙古进出口企业协会秘书长冯宝刚表示,加拿大地广人稀,物流、人工等成本较高,但受美国市场影响大,消费者对羊绒产品的认可度正逐步加深。此番参展,正是考虑到这里市场增长的可能性。  来自江苏的常熟服装城跨境贸易运营中心执行副总经理沈轶君表示,今年有针对性地组织多家有积极意愿的企业前来参展,主要目的是在海外市场打开知名度、展现产品优势,同时推动企业转变过去内贸为主时期的一些固有观念,到海外市场摸摸底、开开眼界、找找差距,提高实效和信心。  曹甲昌说,纺织服装出口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纺织服装出口总体数量不断上升。但他坦承,中国纺织服装在全球市场的份额过去两年已有所下降。2015年,中国纺织服装出口额占全球总份额的38.5%。2016年,这一比例降至36.7%。  “我个人认为中国纺织服装在全球的份额可能会继续有所下降,”曹甲昌说,“这不是我作为商会会长希望看到的,但也必须接受这个现实。”但他强调说,这是中国政府和纺织服装企业自身在推动“提质增效”、改进出口结构、推进企业创新驱动发展的调整过程中出现的下降。全球采购商订单逐渐转向东南亚和非洲的战略变化,也对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带来了影响。  曹甲昌说,中国现在仍是全球最大的纺织服装生产国和出口国。但他希望,通过更多的全球合作,把中国纺织服装产能转移为向全球提供纺织服装的服务。他相信,在中国政府的“高质量发展”战略的推动下,纺织服装业能够向全球消费品市场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除加拿大之外,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还在澳大利亚、美国、缅甸等地主办服装纺织品国际采购展。曹甲昌表示,打造这样的平台,是为了将中国优质产品更好地推向国际市场,同时吸引全球同行参与,更广泛地实现国际化的利益共享。  主办方初步反馈的信息显示,本届加拿大服装纺织品采购展首两日到场客户均超以往两届,且来自一些知名百货公司及服装品牌等的大客户明显增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