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产业集群作为纺织服装行业转型升级中更有效的组织形式,我国关税总水平将由上年的9.8%降至7.5%

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今年11月1日起,降低1585个税目工业品等商品进口关税税率。由此,我国关税总水平将由上年的9.8%降至7.5%。  会议决定,将部分国内市场需求大的工程机械、仪器仪表等机电设备平均税率由12.2%降至8.8%,纺织品、建材等商品平均税率由11.5%降至8.4%,纸制品等部分资源性商品及初级加工品平均税率由6.6%降至5.4%,并对同类或相似商品减并税级。  结合今年以来已经出台的一系列降关税举措,企业和消费者税负预计减轻近600亿元,我国关税总水平将由上年的9.8%降至7.5%。  会议还决定加快通关便利化进程并列出时间表。今年11月1日前,将进出口环节需验核的监管证件从86种减至48种;今年10月底前,由各地向社会公布当地口岸收费目录清单,清单之外不得收费;推动降低合规费用,年内集装箱进出口环节合规成本比去年降低100美元以上,沿海大港要有更大幅度降低。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注意到,降关税、促开放是国务院常务会议常研究常部署的课题。就在上周,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对进出口整体通关时间、进出口监管证件再压减三分之一并降低通关费用等作出安排。  “降关税和加快通关便利化是我国实现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两个重要方面。”他说,“关税总水平由9.8%降至7.5%可以说是实质性的工业部门开放举措,无论是对国际还是国内的贸易企业,都有实实在在的好处。”

2018年9月28日,中国服装协会授予河南省新密市“中国服装优质制造基地”称号。出席领导包括中国服装协会专职副会长杨金纯、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会长李刚、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副会长赵守俭、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勋、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艳、新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齐智慧、新密市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副主任、曲梁镇镇长王英朝、新密市科技局局长刘大军。中国服装协会专职副会长
杨金纯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强国之基。当前,我国纺织服装行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以“科技、时尚、绿色”为服装产业发展的新定位,培育有中国特色的制造文化,加快服装制造业转型升级,推进我国建设成为引领世界服装制造业发展的制造强国。服装产业集群作为纺织服装行业转型升级中更有效的组织形式,集中体现了中国服装产业整体制造水平、科技应用水平和产业竞争力水平,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明显,为产业链创造了良好的发展环境,也为中国服装行业和地方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会长
李刚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会长李刚谈到,河南新密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也是“中国羲皇文化之乡”“岐黄文化发祥圣地”“徐霞客游线标志地”,《诗经》中《郑风》《桧风》的产生地,历史文化源远流长。近年来,新密市围绕“融入郑州、对接空港、创新驱动、持续转型”的理念,以国家中心城市次中心建设为统揽,以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为契机,大力推进服装产业的发展。新密市作为“中国品牌服装制造名城”,服装产业作为新密的优势特色产业和重点发展方向,现有服装企业200多家,规模以上48家,拥有中国驰名商标1个,河南省著名商标8个、名牌产品2个,形成了以渡森、六骏车、金宝来等自主品牌为代表的裤业服装企业群,拥有烟花烫、名妹、风行凯奇等一批知名女装品牌。新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齐智慧新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齐智慧在发布会上指出,新密市服装产业规模不断扩大,产业结构不断升级,产业链条不断完善,近几年在河南省集聚区战略的推动下崛起。2018制定出台《2018年新密市服装产业转型发展工作专案》,已建成锦荣衣天下、同赢服装总部港、香港迅捷服装园等一批服装综合体;5月成功举办“2018中国河南首届大学生时装周”,一项项重大举措正在加速推进新密市服装产业持续转型升级,逐步实现产业聚集带动人才聚集,人才聚集促进产业聚集的良好发展态势。齐市长谈到,新密将以此次活动为契机,借助中国服装优质制造基地成功获批的东风,强化平台载体建设,加大引才引智引育力度,以更广泛的宣传推介、更诱人的扶持政策、更优质的高效服务,集聚资源,集聚人才,全力打造千亿级品牌服装产业集群,不断提升新密服装产业的知名度、影响力和竞争力,全力推进“中国品牌服装制造名城”和“中国服装优质制造基地”两个国字号平台的建设。共同把新密打造成为先进制造基地、教育科创高地、生态宜居福地和文化旅游胜地,在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次中心和决胜全面小康社会的历史进程中携手同行、共创辉煌!

美国时间9月17日,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称,进一步加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关税。其措施分为三步:第一步是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9月24日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产品征收10%的关税;第二步是于2019年1月1日,将该关税税率提升至25%;第三步,若中国针对美国农业和其他产业采取反制措施,美国将继续针对从中国进口的另外2670亿美元产品征税。  美国强硬对华施压,意在获取更多政治砝码,以此为杠杆撬动中国开放市场。然而贸易战中没有赢家,这种措施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将对美国经济产生诸多负面影响。  首先,加征关税无疑将增加美国消费者的负担。早在8月2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听证会上,参会的绝大多数美国企业代表认为,美国企业和美国人的生活将会受到该关税措施的严重冲击。为期六天的听证会上,高达95%的企业代表反对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此前,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征税,目标主要集中在中国制造机械和电子零部件等对美国消费者影响有限的行业,但2000美元商品的征税清单则包括许多零售产品,包括电器、轮胎、自行车、婴儿床等,会直接影响美国消费者。  其次,单边手段无异于给美国经济“泼冷水”。加征关税,让与贸易政策相关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加剧,最终会对企业信心和投资支出产生负面影响。企业投资下降、消费者支出减少使得需求减少,可能促使其他国家推出更多贸易壁垒,从而形成保护主义不断上升和经济增长放缓的恶性循环。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创始人、前任主席爱德温·福伊尔纳认为,特朗普降低税收和放松监管正为美国经济创造急需的推动力,然而贸易保护主义却是在“单脚点刹车”。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杜大伟认为,贸易保护主义不会改善中美间贸易失衡问题,加征关税在世界上造成不确定性。  第三,关税措施将打击美国企业依赖的全球供应链。许多美国企业依靠低贸易壁垒建立国际供应链,从而降低成本。企业若想调整供应链一般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因此美国及其亚洲盟国的企业势必会受到极大波及。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数据看,此次关税清单中计算机和电子产品中,将受影响的中国厂商仅占14%,但受到波及的供应链上的其他国家将高达86%;其他制造业如机械设备、电气设备及零部件等,供应链上的其他国家受冲击更严重。  最后,陷入中美贸易冲突的美国企业未必会回归美国。美国大规模开征关税的另一个目的是促使美国制造业回流,让害怕卷入中美不断升级的贸易冲突中的美国企业,把工厂带回美国。然而,中国提供的供应链规模和物流能力不能被快速取代,也不是此次贸易措施所能封锁的。一方面,在中国有完备的配套产业集群,向其他国家转移产能成本过高。另一方面,随着中国消费能力的提升,中国市场更富弹性和吸引力,美国企业来华投资,不再仅是偏好中国生产成本低,而更在意贴近消费市场端。从美国商会的调查数据来看,在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中,将有74.3%的美国企业受到影响,而在中国对从美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的反制措施中,将有67.6%的美国企业受到波及,这包括利润亏损、生产成本提高,市场对产品需求降低等。尽管如此,68.7%的美国企业仍将保持在华投资。而因中美贸易冲突,考虑调整供应链的企业中,有30.9%美国企业准备撤离美国本土,有30.2%的美国企业准备迁出中国,然而迁出中国的美国企业并非回归美国,其次优选择将是迁往东南亚和印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