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设备生产间隔织物的厚度可达30毫米,总有一天我们不需要从石油里得到塑料

“中国人均每年制造塑料46公斤,产量世界最大,但大而不强。”昨天,著名轻工机械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瞿金平做客广东科协论坛时表示,“产1吨塑料需要5吨原油,石油总有一天会用完,蚕丝和植物纤维成为替代能源的研究方向”。  中国人均年产46公斤塑料  瞿金平以“高分子材料加工成型装备创新研究进展”为题做科普讲座。他表示,我国塑料行业的产量目前居世界首位,除了自己使用外,还大量出口。2011年,我国塑料行业产值达1.61万亿,人均超过46公斤。“塑料产业是制造业中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全国1.61万亿的统计数据仅仅是纯塑料制品加工,还没有将玩具、汽车、家电里的塑料统计进来。”其中,广东的塑料产值一直保持在全国1/4左右,已经形成以珠江三角洲为代表的塑料机械比较完备的产业链。  不过,瞿金平认为,中国的塑料行业存在“大而不强”的问题,主要原因是塑料机械多以中低端产品为主,在国际上尤其是高端市场上竞争力比较弱。比如,我国的塑料制品虽然出口量大,但是高精度的制品仍要从国外引进。“我们对比了进出口的数据,进口平均单价最低是出口平均单价的3.5倍。而塑料压延成型机进口平均单价最大达到了出口平均单价的57倍以上。”  可用废弃生物质代替塑料  “石油很多是拿来做了合成高分子材料,高分子材料的价格,就是塑料的价格,会随着油价的波动而波动。总有一天石油要用完,我们就要找替代品。”瞿金平说,“节省1吨塑料,相当是节省了5吨的原油,因此要尽量想办法用可再生的资源。”  瞿金平介绍,可以用蚕丝做高分子材料,但成本会有点高。“托架、医药箱,还有户外栏杆、园林设施要求并不是那么高,可以尽量用废弃的生物质来做。”  植物纤维也是一种替代品,“植物纤维闪爆以后结构会改变,然后利用少量的塑料复合,塑料占20%-30%,废弃的植物纤维占70%-80%。这是可以短时间解决石油危机的好办法。但是我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总有一天我们不需要从石油里得到塑料”。

今年虽然行业整体情况不佳,但泉州装备制造业却加强了新产品的研发力度。为了打破国外品牌垄断90%市场的现状,不少企业纷纷把竞争目标瞄准国际巨头的先进技术方面。  直接编织成衣、削除边角废料的浪费,兼具贴体、吸湿、透气特点,拿着一件无缝内衣,泉州凹凸精密机械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周先生介绍的是能够生产这种无缝内衣的新型无缝针织设备。周先生谈道:“从前无缝针织技术主要用在袜子生产,生产设备的研发也集中在这一方面,现在无缝针织设备正向外衣、运动装、泳装等方向发展,特别是无缝内衣在未来五年内将成为无缝针织技术的主流产品。”而生产这种内衣的无缝针织设备,正是该公司研发团队目前主攻的方向。  这样的例子,今年在泉州装备制造行业频繁出现,双面电脑提花移圈无缝内衣机、数控多梳栉间隔织物经编机、数控狭缝式热熔胶涂布复合机……该市多个项目入围2012年省级战略性新兴产业专项中,精密化、智能化成为了泉州企业跻身战略性新兴产业培植项目的秘诀。  产品的优势就在十几毫米间。看到间隔织物在医疗、服装服饰、汽车内饰、工业过滤等领域有广泛的用途,汇成针织公司将技术力量投入“数控多梳栉间隔织物经编机”研发中。“国内大部分经编机只能生产厚度为2~20毫米间隔织物,如果间隔织物的生产加工厚度可以提高十几毫米,就可以实现与国际知名品牌的同台竞技。为了打开出口市场,服装、医疗等产品生产企业只能采购性能和价格均在高位的国外设备。”汇成针织技术负责人傅先生认为,国产设备能达到国外产品水平,将织物生产厚度提高到几十毫米,就能占领不小的市场。  “市场销售价为45万元,其价格与其他国产设备相当,仅仅是进口设备的50%左右。”泉州无缝针织机生产企业相关负责人谈道,新产品不仅仅有价格上的优势。在泉州市今年省级战略性新兴产业专项扶持企业的报告中,众多纺织企业提到希望依靠新型设备,“打破国外品牌产品一统天下的局面。”  比如在无缝针织设备领域,目前国内无缝机械设备处于起步阶段,意大利圣东尼公司占到无缝针织机世界占有率的90%,国内目前有一些企业开始研发无缝内衣针织机,但这些企业只能开发生产技术难度较低的单面无缝内衣针织机。周先生认为,大量企业在10%的市场空间里竞争,显然不利于国产品牌生存发展。  同样在经编机产业,德国生产的间隔织物经编机也在国际高端市场上占主导地位,“新设备生产间隔织物的厚度可达30毫米,但与国外高端设备生产65毫米厚度三维立体间隔织物仍存在一定的差距。”汇成针织公司的技术人员说,新设备可以满足目前市场的需求,在争夺国内市场中有一定优势,接近或达到高端品牌的技术水平是汇成针织公司研发的下一个目标。

11月5日,匹克体育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截至今年9月30日,其在中国授权经营零售网点数为6739个,与2011年年末相比减少1067个。  匹克店面缩减同时显示的是,2013年匹克第二季度订货会订单总额(按批发价格计算)与2012年同季相比下降幅度为20%—30%。其中鞋类订单金额中幅度下降,服装类订单金额高幅度下降,而产品平均批发价格均为零增长。  事实上,早在匹克之前,国内体育品牌巨头李宁公司也已宣布缩减1200家门店,而据媒体报道,安踏、美特斯?邦威等国内知名服装企业也纷纷通过收缩渠道应对行业寒冬。  从跑马圈地到渠道下沉  据匹克5月公布的近期中国业务营业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集团零售网点数7523个,比2011年末减少283个。截至今年6月30日,集团零售网点数量为7059个,比三个月前减少了464家。而从6月30日到9月30日,匹克零售网点又关闭了320家。  匹克公共关系副总监刘翔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去年以来匹克就在实施“关小店、开大店”的渠道优化策略,从以围绕订单量为主的“批发型”向提高单店盈收的“零售型”运营模式转型。“匹克关掉的是覆盖1—4线城市的低效门店,随后还将陆续将这批第六代向第七代门店更新换代。”刘翔补充道。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在经历了疯狂的“跑马圈地”后,我国服装企业的扩张速度纷纷有所放缓。据统计,2009年安踏积极在内地扩张零售网络,零售门店从924间激增至6591间,但截至2011年底,安踏店的增长数量仅为229家,最终仅达到7778家。  据悉,近年来,服装企业门店的租金、装修、店面维护及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极大挤压了企业的利润空间;另一方面,服装市场受宏观经济影响,持续处在低迷状态,存货高企,销售业绩大幅下滑。租金、装修、店面维护及劳动力的成本占了专卖店50%—60%的成本。  而根据行业现状,不少服装企业选择减少门店数量来顺应市场。有数据显示,饱受库存压力影响,李宁经过重新对店铺进行盈利评估,缩减1200家低效门店来应对行业寒冬。截至6月30日,李宁所有店铺数量较去年底减少952家。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我国宏观经济没有出现明显拐点,消费购买力水平持续低位,导致服装库存量高企。  中投顾问轻工业研究员朱庆骅接受采访时表示,企业关掉一些低效门店可以降低运营成本。同时,由于服装企业竞争激烈,市场上的供给量大于需求量,关闭门店能减少市场供给。  业内人士分析,虽然今年服装行业经历了“洗牌”期,许多服装企业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明年或将见到一定成效,但服装行业回暖与宏观经济走势有密切关系,如果明年宏观经济没有全面回暖,服装行业的困境将不能真正得到扭转。服装企业需要做好长期过冬的准备,尝试转变经营方式,以减少大环境低迷带来的损失。  后“跑马圈地”时代  此前几年,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中国本土服饰品牌在最近10年内呈现出跳跃式发展。  而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1—10月服装鞋帽及针纺织品的消费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4%;而今年1—10月同类产品的增长速度则为17.9%。  随着金融危机和国内需求整体不振等诸多因素影响,国内服饰品牌增速放缓,依靠大开门店获得销售额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这种发展方式将不再持续。  朱庆骅认为,在“后跑马圈地”时代,随着科技的发展,网上购物逐渐被消费者接受,并成为他们的一种消费习惯,应该采取线上线下渠道并存经营模式。  刘翔告诉记者,匹克将于2013年底对1000家“第七代门店”优化完毕。匹克鼓励分销商采取直营和加盟两种方式,在提高市场反应速度的同时,这些门店还将与线上销售形成互动模式,采取就近实体店承担送货上门和退换货等服务。从而避免线上线下出现“左手打右手”的互搏矛盾。  同时,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国内服饰企业在线上线下并存模式中,还应对线下门店采取精品化发展。在渠道下沉时,要提高单店利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