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国储棉拍储的棉花不能适应公司产品生产的需要,但因历史遗留问题导致各地国有纺织企业面临改革难题

随着“国企改革路线图”日渐明晰,各个行业再度出现“改革热”,而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则是此轮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头戏”。纺织行业在2014年依旧面临基本面未改善的考验,如火如荼的国企改革,短期将提升国有资产的赢利水平,而从长远来看,纺织行业的并购整合及转型创新将迎来一个新的高峰,这推动力强劲的改革,对于这些企业的价值来说,将有很大的提升。  随着“国企改革路线图”日渐明晰,各个行业再度出现“改革热”,而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则是此轮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头戏”。对于纺织行业来说,本身市场竞争程度较高,但因历史遗留问题导致各地国有纺织企业面临改革难题。  据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纺织业上市公司中,央企及地方性国有企业共有16家,国有企业合计市值占到整个纺织服饰板块总市值的约16%。从子行业看,国企背景的企业主要集中在加工制造板块,其中棉纺类公司6家、毛纺类公司2家、成衣服装制造类公司4家。  虽然这些纺织企业多数在资本市场表现不差,拥有资源也较为丰富,但经营效益却日趋衰落。  其中,除了际华集团(601718)属于军工背景的企业外,其他15家公司均为一般竞争型企业,企业体制普遍存在弊端,产业链条不顺、业绩亏损,甚至存在ST风险。而同样的,这轮动力强劲的改革,对于这些企业的价值来说,将有很大的提升。  打响第一枪  上海首抓“良好平台”  在这一轮的国资改革中,上海因为其金融中心地位,以及国有企业所拥有的庞大体量与资产,打响了国资改革的“第一枪”。  2013年12月17日,上海市深化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工作会议正式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按照上海市国资委的规划,今年将聚焦产业链、价值链和功能链,加强纵向整合与横向联动,推动竞争类企业产权多元化改革,功能类和公共服务类企业的竞争性业务引入战略投资者,探索公共服务行业特许经营。  上海是国有纺织企业最为集中的地区,共有4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上海三毛(600689)、龙头股份(600630)、申达股份(600626)和开开实业(600272)。  事实上,相关改革动作已经展开。2013年底,龙头股份全资子公司——海螺服饰,拟将马陆衬衫厂100%的股权与申达集团持有的凯中实业100%的股权进行资产置换。  龙头股份与申达股份同为上海纺织(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上市公司,而这次资产置换,也拉开了上海纺织国有企业调整的序幕。据上海市国资委相关人士表示,上海纺织在制定集团改革方案时,势必会用好申达股份这一“良好平台”,以此发展混合所有制。  顶层设计下  发挥资本“先锋作用”  在国家宏观层面提出的“企业从管人转变为管资本”和“单一所有制转变为混合所有制”的指导下,各地改革形势不尽相同。  以深圳为例,其改革的核心思路是业务“归核化”,即剥离非主营业务、解决同业竞争,凸显集团公司主业,将某一领域的主营业务整合到一家龙头企业,形成单一行业的唯一上市集团。  充当深圳国资改革先锋的是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投控”),这是一家以产权管理、资本运作及投融资业务为主业的国有资产经营公司。3月17日,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拟转让深纺织A(000045)26%~29%的股份,根据公告显示,深圳投控此次转让股份不低于1.32亿股且不高于1.47亿股,转让价格不低于前30个交易日的加权平均价。  而与深圳国资“一步退出”的做法不同的是,湖南国资委紧抓企业的转型升级。华升股份(600156)由于主业纺织品业务多年来业绩不佳,在实际控制人湖南省国资委的指导下,华升股份大股东——湖南华升集团在2012年底与上市公司资产置换,置入湖南汇一药机51%股权,从传统纺织业转型高端制药设备业。  由此,中期还亏损2641万元的华升股份(600156)实现了全年业绩逆袭。公司1月27日晚间披露了2013年度业绩预增公告,预计2013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1570%~2050%。  理清改革目标  寻找投资“主旋律”  从国有纺织企业的改革来看,通过重组合并或资产注入、引入战略投资者、国有资本退出、管理层与员工的股权激励等方式,促进国有股权流动,将充分发挥国有资产的优势,令国有企业直接面对同民营企业的竞争,发挥企业自身的积极性创造性。  而对于资本市场而言,国企改革主题的投资存在两条主线:一是国企集团上市公司平台价值的再发现,在专业化重组、市场化运营的前提下,将赢利和成长性良好的资产单独上市或注入上市公司,同时剥离上市公司旗下非主营的其他业务,将对公司市值的提升和融资功能的发挥形成积极影响,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二是国企经营从“做大”转为“做强”对相关公司带来的估值提升。推动条件成熟的行业领先企业向战略新兴行业转型,鼓励国有企业积极“走出去”,加快培育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国有跨国公司。  但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陈清泰也指出,在体制框架尚不清晰的情况下急于操作,可能会给后续改革制造障碍。应当先理清改革的目标、所要建立的体制和机制、设计出可行的方案,妥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进行必要的试点,之后再大规模行动,从而保障这项改革积极而稳妥地进行。  纺织行业在2014年依旧面临基本面未改善的考验,如火如荼的国企改革,短期将提升国有资产的赢利水平,而从长远来看,纺织行业的并购整合及转型创新将迎来一个新的高峰。

人力成本低曾是国内纺织服装企业的制胜法宝,但如今却逐渐成为行业发展的桎梏。“近几年员工工资平均每年递增15%~20%,人力成本优势越来越小,而越南的工资约为国内的三分之一。”鹿港科技董秘邹国栋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企业不得不走出去。  日前,鹿港科技宣布与南京亨利纺织公司对外投资,共同组建鹿港科技(越南)有限责任公司。邹国栋说:“我们之前考察了朝鲜、柬埔寨、越南,相对来说,越南区位优势最明显。”  鹿港科技预计,该项目投资建成之后,每年能实现销售收入8000万元,实现利润720万元左右,年投资收益率约为12%。  东南亚成本更低  纺服企业进军东南亚已渐成风潮,此前鲁泰A、中银绒业等公司纷纷将投资目光指向柬埔寨。  鲁泰A日前表示,对柬埔寨子公司追加投资1200万美元,衬衣年产能将从300万件提升至600万件。东莞证券分析师魏红梅认为,在柬埔寨设厂可利用当地低成本带来红利,未来国内纺织工业向低成本区域转移是大势所趋。  此次鹿港科技投资项目选在越南南宁市,公司称,在南定办纺织企业,可以降低公司的生产成本,提高纺织产品的毛利率。邹国栋表示,越南在电力供应和人力成本方面都更有优势。  随着国内人力社保、福利等方面的提升,邹国栋说,现在国内员工工资一年需4万多元,一个月3000多元,但越南工资仅为国内的三分之一,且电力成本也仅为国内一半左右。  相对于柬埔寨,越南在原材料供应和海运方面也更有优势。邹国栋介绍,目前柬埔寨多以服装为主,生产线单一,更适合面料直接加工,但鹿港科技生产纺纱等产品,对于原料要求更为复杂,越南的纺织产业相对更为完善,原料较为充足,且配套设施也更为齐全。  另一方面,越南在区位上运输成本更低。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会长谢明认为,由于服装类密集型产业出口比例高,产品特性决定了其对海洋运输要求高,不太可能通过向内地转移降低成本压力。  邹国栋说,越南很适合海运,在越南建厂原料主要从国内运输,测算成本约50元/吨,生产产品直接运往香港、广东的客户,海运价格低,运输成本整体可控。  由于越南土地实行私有制,鹿港科技此次在越南购买土地80亩,邹国栋透露:“一共才20万元左右,后期视经营情况可能会扩大规模。”  机遇与风险并存  东南亚的税收和政策优势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国内纺服企业,但人才素质低、企业管理冲突等问题也给外迁的企业带来不少隐忧。  福建省纺织服装出口基地商会秘书长陈苍松表示,目前越南、柬埔寨、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出口欧盟的纺织品只需要征收2%~3%的进口关税,而中国的纺织品出口欧盟需要征收12%左右的关税。  今年6月,越南将签署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有望为越南带来更多的出口订单。正在商议的越欧自由贸易协定也将给越南带来更多的优惠,据了解,协定生效后,越南输欧产品的关税将降为零。  邹国栋表示,基于各方面的优势,越南无疑是公司走出去不错的选择,但同时也需面对政策风险,更突出的问题是管理模式能否适应。  “越南人力成本虽低,但员工效率也不理想,仅相当于国内员工效率的六七成。”邹国栋说,因此公司将仅在越南招收简单的人力,管理、技术人才皆从国内输出,但由于语言文化等差异,企业管理能否达到较好的状态仍是难题。  由于越南整体配套设施相对于国内比较落后,鹿港科技在越南生产也只能以中低端产品为主。邹国栋表示,预计第一期产量为1万多吨,占总产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同时人民币汇率的下行,也导致鹿港科技此次对外投资的支出加大。邹国栋表示,人民币汇率不稳定,目前许多出口订单颇多顾虑,投资成本也较之前有所上升。  另外,随着东南亚国家纺织服装产业的扩大,近3年来,每年有10%~15%的纺织服装产品订单流失到东南亚国家。对于这一挑战,邹国栋认为,国内产品胜在质量,大客户更看重品质和品牌,但国内公司的确需要想办法降低成本

纺织企业利润缩减,不仅与高额的生产成本有关,国储棉质量不合格同样影响着企业的产量。既然国内的生产要素价格与棉花的质量都不能满足企业的要求,为了获得高利润,纺织企业加快“走出去”步伐。国储棉质量较差“从目前来看,国储棉的质量真的是太差了。”山东一家纺织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去年的棉花存在长度短、纤维偏粗、马克隆值大等质量问题。据了解,从2009年到现在,新疆棉的品质一年不如一年。今年收的新疆棉,同等级棉花纺制精梳40支纱,与澳棉相比,平均强力相差30CN~50CN(紧密纺纱)。用进口AFIS仪器检测,澳棉短绒率为11%~12%,新疆棉则达到13%~14%,4分位长度澳棉32mm~33mm,而新疆棉为31mm左右,两者价位相差4000元/吨,这种新疆棉是不能满足喷气织机用的机织纱,纺织企业不得不减少产量。江苏悦达纺织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榕表示,公司针织纱客户对产品要求非常高,而公司拍储的棉花质量差,“三丝”问题严重,不得不请人专门挑选“三丝”,增加了人工成本,使本来就少的利润更加微薄。此外,浙江一家纺织企业的负责人表示,由于公司主要生产高支纱,对棉花质量要求比较高,现在国储棉拍储的棉花不能适应公司产品生产的需要。“走出去”才能提高利润“要想提高企业的经营利润,还是得实施‘走出去’战略。”越来越多的纺织企业发出了这样的感叹。限制国内纺织企业利润涨幅的因素一方面是过高的内外棉价差,另一方面则是生产成本的上涨。据了解,目前,我国纺织行业用工成本比东南亚国家高出1~3倍,用棉成本高30%以上。加上东南亚国家在发达国家享有的低关税优惠,即便充分发挥产业体系与生产效率优势,我国中低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也已明显下降。因此,不少棉纺织企业开始积极布局海外战略,期待着低生产成本的红利。棉纺织龙头企业浙江科尔集团有限公司将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兰开斯特郡开设其第一家海外工厂,投资总额为2.18亿美元。据公司负责人介绍,早在2012年年底,他们就开始分别在越南、印度、巴基斯坦、美国等国家寻找投资机会,最后将办厂地点放在了美国。他们详细地算了一笔账:新厂大约需要500个劳动力,国内劳动力每年每个成本在5万元左右,美国则需要20万元,但国内劳动力成本逐年上涨,美国这个水平已经维持了20年。公司每年棉花用量在15万吨左右,国内平均每吨棉价要高于国外5000元左右,这样算来,尽管美国劳动力成本比较高,但棉花原材料一项就可以省下7.5亿元。天虹纺织负责人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公司将继续加大“走出去”的力度,并在2015年开始进入土耳其。公司在海外投资建厂,除了考虑可以自由进口国际市场棉花以外,也考虑到当地工人的工资只有中国的一半左右。公司投资土耳其的主要原因既不是原料,也不是用工,而是打开贸易壁垒——原本中国出口到土耳其的纺织品关税只有8%,2011年土耳其将中国等发展中国家部分出口到该国的关税税率提高到28%,而只要到当地设厂直接销售产品,就能规避高关税等贸易壁垒所带来的损失。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贸易壁垒等要素制约,土地、劳动力、资源等要素成本上升,企业加快“走出去”步伐,不仅可以有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而且可以实现在资源、技术、品牌、市场、竞争力等方面的壮大和改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