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基于C2B的定制模式,有没有质量决定了快时尚服装品牌的竞争力

近日,男装品牌七匹狼、雅戈尔、利郎等陆续公布了2015年财报。从财务指标看,尽管各家品牌均有不同盈利,但稍一分析不难发现,其利润的主要来源是地产、金融等板块,而最核心的服装业务,则基本已被上市数据边缘化。  做服装的不依靠服装挣钱。这样的现状充分表明,在整体产能过剩,去库存为首要任务的背景下,传统服装品牌在主营服务业务方面,仍然步履蹒跚,没能走出连年的漩涡。  而与此对应的是,基于互联网思维,从客户需求出发,采用按需定制模式的C2B定制品牌,却在迅速的崛起过程中。“从用户个性需求入手,再到工厂按需生产,看似简单的模式转变,背后却是整个行业规则的颠覆。”ANDwowCEO吴巍介绍说,从生产端发起标准到以用户需求发起标准,C2B模式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传统服装业高库存、低利润的局面。  众多周知,传统服装行业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精准的预测市场需求,通过良好的研发能力生产相应的产品,以此将库存将至更低。但随着过去多年来中国服装产业的粗放式发展,目前整个行业的产能已远远过剩,高启不下的库存压力带来的现金流吃紧风险,成为各个传统服装品牌头上悬着的一把利刃。  而基于C2B的定制模式,严格意义上则实现了零库存。“ANDwow的线下运营中心,我们只有相关陈列样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产品库存。”吴巍介绍说,顾客在店内看好产品的款式后进行全额付款,ANDwow则依据顾客的需求进行面料采购、工厂下单等工作。如此一来,整个运营模式则100%实现了零库存,而店面的日常运营也不会产生应收账款周期,100%实现纯现金流,将经营风险降至最低。  据了解,正是基于C2B模式,ANDwow从诞生到现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已服务过上万名顾客,在全国6个省市拥有近20家线下运营中心,迅速成长为中国男装定制领域的领先品牌。  一方面是传统服装品牌陆续关店,另一方面则是以ANDwow为代表的C2B男装定制品牌跑马圈地。如此鲜明的对比说明,在供给侧改革的大引导下,如何在红海中寻求蓝海,进行产业结构的全面转型,C2B男装定制模式或许提供了些许样板。  据吴巍介绍,目前ANDwow推出的“创新型C2B生态系统模式”,对业内的现有模式实现了颠覆式的创新。其“全免费”模式重点在于产业链前后端的开放,加入该生态系统的合作商将获得ANDwow强大的供应链资源、设计款式研发、市场品牌宣传、信息化客户管理等方面的免费支持。

双金袜业样品间  日前,绍兴市相关部门发布了纺织业出口10强企业名单,在这份榜单中,浙江庆茂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去年实现出口超过2亿美元,首次成为绍兴市纺织企业出口冠军。在眼下纺织出口增长乏力的背景下,“庆茂纺织”去年以超50%的出口增速夺冠,令业界刮目。  公司副经理俞建良坦言,传统的纺织外贸模式挣到的只是加工环节的“辛苦钱”,唯有掌握了跟市场无缝对接的研发和设计环节,才能占领未来制高点。  俞建良总结的“生意经”被不少绍兴企业践行着,并以此在市场竞争中保有自己的地位。  纺机集团  私人定制小批量出口纺机赢市场  “越峰”是绍兴纺织机械集团有限公司的品牌。去年,打着“越峰”铭牌的纺机,销往包括印度、越南等近十个国家。与以往不同的是,清一色小批量单子,少的四五台,最多的也不过五六十台。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十多年前,我们开发什么,客户买什么。一个型号能卖出成百上千台。”纺机集团工程师老杨说,现在完全调了个个儿,人家要什么,我们造什么。“去年开发的新产品数量抵得上过去十年。”  由于受中国纺织业产能转移影响,近年来,东南亚国家纺机市场呈现快速增长之势。“但每个国家对于产品的需求各不相同。”老杨说,得像裁缝师一样,根据客户提供的“码子”定做。  一个国家,一个习惯。比如,印度客户定制的毛巾编织机要求“特宽号”,越南客户定制的毛巾编织机则宽窄不一,而且还提出“自动化程度要适应工人的水平”。为了开发针对性产品,纺机集团专门在越南派驻工程师,了解当地工人的操作习惯,开发高性比产品。去年,仅越南市场“越峰”毛巾机销售近100台。  正是这样的定制服务“挖”出了大市场。去年,纺机集团出口编织机近900台,同比增长50%。“利润率比传统编织机高出好几个百分点。”公司董事长谢如炎透露,今年出口仍将高速增长。  庆茂纺织全棉阻燃面料赚回四五千万美元  “庆茂纺织”位于袍江经济技术开发区,2003年正式投产,企业一直坚守生产中高档纺织面料,专攻欧美、日韩等高端市场。  在企业成立之初,“庆茂纺织”就设立了新产品研发中心,目前,这个部门已有50多名产品研发人员,每年都会推出大量新型功能面料。  在“庆茂纺织”样品间,陈列了上万种面料,不少面料不仅款式新颖,而且科技含量高,既有防水、防风、防油等功能型面料,也有全棉阻燃、防静电等高科技面料。  这款面料虽然是全棉的,但是能阻燃。有别于其他阻燃面料,它的阻燃效果主要靠印染工艺的后整理(一道工序)实现的。“目前,亚洲国家只有我们能做到。”公司在2011年研发成功了这款面料,送到加拿大、美国等国的实验室接受严苛的阻燃效果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该面料洗衣机洗100次后仍旧具有阻燃性,性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这款面料已用于欧美国家军队的作训服上,一年能带来四五千万美元的出口额。”  如今,“庆茂纺织”将面料设计团队和营销平台建在了开放度更高的香港。长期以来,公司与GAP、优衣库等国际品牌建立合作关系,紧跟巴黎、米兰、东京等国际时尚前沿而设计的面料,每年都被国际品牌大量采购。“我们不是提早一季发布新品,而是提早一年!”俞建良说,这种超前性为工厂的生产线满负荷运转奠定了基础。  双金袜业脱去保湿防开裂袜像抹了润肤油  早在16年前,诸暨双金袜业股份有限公司为日本企业做了5年贴牌加工,16年后,日本企业反过来想为“双金袜业”做贴牌加工。近期一家家日本企业来电催促协商贴牌加工细节等,“双金袜业”董事长杨铁锋却想多考察几家日企。  “做了30多年袜子,习惯了重复机械劳动,赚快钱,很少会去想客户需要什么。”诸暨市袜业协会有关人士认为,“双金袜业”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  从2012年开始,“双金袜业”砍掉上千万美元贴牌大单,腾出产能与精力,专注设计研发、自主创牌。月初,由“双金袜业”自主研发的防开裂袜首批样品袜被送运德国进行保湿功能检测。  杨铁锋介绍,防开裂袜外表与普通袜子无差别,但穿进去就会发现不同,抽出来后,脚会像抹了一层淡淡的润肤油一样,依稀还能闻到原木香。  为研发防开裂袜,“双金袜业”不但搜集全世界的高端袜子,还高价购买国际品牌内衣,只为破解保湿秘方。最终,发现了一种用于女人护肤品的天然原料。  如何将原料融于编织工艺,不脱落,持续发挥保湿功能,需要工艺创新。光是过浸泡这道关,就用了大半年时间。去年以来,“双金袜业”开发了十多个系列近50个新产品,拿到国家专利18项,开发出抗菌防臭、吸湿排汗、防螨等功能袜。  不仅如此,“双金袜业”瞄准的又一块高地是专业运动袜。“未来市场需求潜力非常大。”杨铁锋说,截至目前,光是体育项目,“双金袜业”就研发储备了八大类新品。  借力新品开拓市场,杨铁锋透露,“双金袜业”今年的销售额、利润有望同比增长50%以上。“双金袜业”将于3月底在新三板挂牌,成为诸暨袜子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款式更新换代快、价格便宜、功能增多……这些快时尚服装似乎形成了服装行业的“快餐文化”,满足了现代人对于服装的巨大需求。然而,随之到来的却是质量的缺失。根据《2015年上海市休闲服装产品质量联动监督抽查结果》显示,在纤维含量、PH值和异味等项目检验后,60个批次中共有8个批次的休闲服装产品不合格。  快时尚服装是针对现代人群的快节奏生活应运而生的新型服装,低价、时尚和更新快是其显著优点。据悉,为了抢占市场,快时尚服装品牌会根据潮流趋势,在几周内完成产品设计、加工生产和市场配送的一系列生产销售流程,并且价格亲民、产量多,逐渐成为服装业里的一只“领头羊”。以某知名快时尚服装品牌为例,其供应链周期平均仅需10到15天,每年库存周转达到12次左右。  但是,这只“领头羊”也需要更多、更丰盛的“草料”,品牌的设计能力、生产质量、生产效率、配送速度等就是快时尚服装品牌的“草料”。其中,生产质量无疑成为了“草料”关键,有没有质量决定了快时尚服装品牌的竞争力。目前,面料差、做工粗糙以及色牢度、PH值和甲醛含量等性能不达标成为部分快时尚服装品牌的主要质量问题。为解决以上质量问题,快时尚服装品牌可以寻求与第三方检验检测机构的合作,获取相关认证证书和检测报告,尽快完善产品。  现在国内纺织品检测认证机构已发展成熟,具备完善的技术条件和规范流程,以英格尔检测为例,其可在4到5个工作日内完成对样品的尺寸变化率、皮质鉴定、色牢度以及挥发性有机物等项目测试,为快时尚服装品牌提供高效的认证、检测和分析的一站式服务。质量“草料”得到保障,快时尚服装才能发展成为真正的“领头羊”。  快时尚服装行业已经进入高发展时期,如何避免成为“快餐文化”的一员,求得质量和速度兼备是每一个品牌应当思考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