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中国外贸走势如何,且未被列入74家停产整顿黑名单的印染企业

近日,海关初步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全国进出口3.31万亿元,同比下降12.6%,对外贸易呈现“出口跌幅较大”、“进口降幅收窄”、“高技术产品形势较好”、“大宗商品量升价跌”等诸多特点。针对海内外对中国外贸形势的关切,商务部部长高虎城日前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指出,中国拥有13亿人口、超过30万亿元的国内消费市场、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8000美元的人均GDP,跨国公司和中高收入人群也在不断地扩大。他表示,相信随着新一轮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中国不仅将为世界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同时也将进一步改变自身面貌。  季节因素无碍大局  在汉语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成语叫做“管窥蠡测”。大意是说,人如果从竹管里看天,用瓢测量海水,那么其对事物本质的了解将会十分狭窄而片面。同样的道理,如果仅仅据今年前2个月外贸的下降而给中国外贸乃至中国经济“定性”,则显然是“管窥蠡测”。  不久前,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分析中国当前外贸形势时表示,从最近调研情况看,企业普遍反映2016年的外贸形势总体上确实比2015年更加复杂严峻。但也要看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亦普遍下调了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至6年来最低;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也跌至历史最低水平。  沈丹阳说,2015年同期基数较高,叠加春节因素影响,使得今年前2个月的数据有许多不可比因素,并不能全面反映全年外贸走势。他透露,相关部门预计3月份以后,我国外贸降幅逐步收窄,并向回稳向好的方向发展。  汇丰高级贸易经济学家道格拉斯·利波尔认为,2016年全球贸易增速面临大幅放缓至个位数水平的风险,但在国际贸易表现疲软的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市场潜力,消费支出的不断增长也有利于刺激投资,从而推动贸易增长。  “中国大力推动产能过剩行业去产能的举措,能够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让宝贵的资源进入生产率更高的行业。同时,经济结构的调整有利于消费增长,促进医疗保健、教育、信息等行业的发展,这无疑会带来非常积极的增长趋势。”利波尔说。  “优进优出”已成趋势  事实上,如果能够对外贸数据观察得更细致一点,便不难印证利波尔的判断。例如,今年前2个月中国高新技术产品出口2373亿元,同比下降11.6%,占出口总额比重却反而提升了3.3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国有和外资企业增速回落,民营企业进口则出现正增长。  上海市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傅钧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外贸面临的压力,不仅有外部需求因素的影响,也反映了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的阵痛。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凭借劳动力、土地、资源、环境等要素的价格优势成为了‘世界工厂’,这就使得加工贸易占了中国整体贸易很大的一块,而加工贸易恰恰是以要素价格为导向的。如今,一方面中国经济正在向产业链高端爬升,追求更高的附加值;另一方面,中国要素价格相对其他国家的上涨也让一部分传统加工、代工产业转移到了国外。”傅钧文分析。  不过,经济肌体的“去旧育新”,既是发展规律使然,亦是中国主动为之。高虎城表示,“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加快实施优进优出战略,加快贸易强国建设步伐。他说,中国货物贸易已居世界第一位,下一步的重点是促进贸易与投资的融合互动。未来,中国将加快发展跨境电子商务等新型的贸易方式和贸易业态,优化外贸产品、市场和区域结构,向优质优价、优进优出转变。  外贸回稳底气十足  那么,未来中国外贸走势如何?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世界经济复苏的道路会比较曲折,中国度过转型阵痛期也要有一个过程,但中国作为全球贸易中“重要角色”的“戏份儿”仍将十分可观。  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华认为,未来几年,世界经济和贸易将会进行再平衡,这个过程当中会有更多的资本去寻求投资机会,以此激活商业和消费力量。“尽管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但中国目前还是各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对发展中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的贸易发展都会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她说。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吴敏芝则预计,“互联网+外贸”将成为严峻的贸易形势下中国出口的重要出路之一。在吴敏芝看来,在国际市场需求发生变化的同时,互联网也使得跨境采购的成本在降低,原来“大出大进”式的外贸交易正在逐步减少,“小单贸易”正逐渐成为主流。  “在经济转型时期,在外贸方面需要把握好3个问题:一是尽快培育一批竞争力强的本土企业,使之填补加工贸易流失带来的真空;二是努力控制劳动力、房地产、政府服务等要素成本上升的趋势,以增强对外资的吸引力;三是要营造创新氛围,提升劳动力的综合素质,使人力资本质量的提高能够跟得上人力成本上升的步伐。”傅钧文强调。

绍兴这次铁腕治污,使许多人认为,随着G20峰会越来越近,浙江境内的印染企业不是停不停的问题,而是停多久的问题。  这次绍兴市印染整治中,柯桥染企无疑是重灾区。采访期间,柯桥区一位政府官员称,绍兴印染企业的整顿刚刚才开始,在这次整治中,会采取逐步淘汰的方式。但是,淘汰、关停不是目的,倒逼转型升级才是初衷。  绍兴74家印染企业停产整顿,在当地印染界掀起了不小的风波。给业界的直观感受是,执法力度空前、涉及面广。他们认为,随着G20峰会临近,印染业的整顿将向浙江其他地市蔓延,印染企业停产整顿数量将会明显增加。  1月25日公布停产整顿名单时,柯桥区印染企业大部分已进入春节放假阶段。当时他们预期,按停产整治30天为期限计算,停产整治的这些染厂可利用放假期间对污水处理设施进行升级改造,赶在2016年2月中旬开工前通过审查。支撑他们乐观判断的根据是,2015年柯桥环保局对印染厂关停整治时间的数据统计显示,停产整治5天的占80%.然而时至今日,74家印染企业关停已一月有余,复产还需整顿后的验收通行证。且未被列入74家停产整顿黑名单的印染企业,也同样不敢怠慢。  根据绍兴市出台的《关于开展印染产业整治提升“亮剑”行动的工作方案》,其余企业属于边生产边整改,且要求在2016年5月1日前整改到位。届时若未通过验收,也同样面临关停整顿。  作为印染大省,浙江杭州、嘉兴和湖州等地的印染产业同样发达。这三地的印染企业也难逃重点“照顾”的命运。特别是G20峰会的召开地杭州,届时环保整治力度更值得期待。  以纺织印染著称的杭州萧山,紧邻G20峰会召开地杭州奥体博览城。随着G20峰会召开时间临近,供给侧改革如今正摆在萧山工业面前,也是经济发展中无法回避的焦点。要破解这些命题,答案几乎都指向一个词:工业治污。  日前,2016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名单(第一批)已经公示,杭州市萧山区等41家印染企业列入国家重点监控名单。在这份名单中,不仅包括一些中小印染企业,有着印染龙头之称的航民股份及其多家子公司,也赫然在列。  此外,按照萧山区“十三五”工业污染防治规划,2016年底之前拟关闭370家污染企业,1628家企业整治在今年底前完成。以这样庞大的数据来看,要关闭的印染厂估计不会少。

无论是出于工作需要,还是出席婚礼等正式场合时,服装定制领域有着强劲需求,只是等待新的商业模式来挖掘。  打破o2o行业寒冬
衣邦人强势扩张  服装定制逆风而行  尽管O2O行业在2015年遭遇寒冬,但是并不代表寒冬中没有机遇。互联网定制类服务,可能正是O2O行业最后一片蓝海。  受价格昂贵、程序复杂和周期漫长等因素制约,服装定制在过去只有金字塔顶端的人才可以享受,和普通人的关系非常遥远。但事实上,无论是出于工作需要,还是出席婚礼等正式场合时,服装定制领域有着强劲需求,只是等待新的商业模式来挖掘。  刚刚宣布南下进入广州的衣邦人正是服装定制的O2O电商。衣邦人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方琴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衣邦人的目标是通过互联网手段降低成衣定制的门槛,将其变成一种大众化的消费。  根据衣邦人提供的数据显示,成立公司第一年已经为1万多名客户提供了量身定制的服装,这个数字几乎是传统高定门店开业首年客户数的50倍。利用互联网和工业4.0将服装定制带入电商时代,衣邦人掀起了一场服装定制行业的革命。  进驻广州抢占华南市场  服装定制一直是品牌商尝试攻克的领域,但始终难逃失败的命运。例如牛仔服制衣商李维斯(Levi
Strauss)在多年前提供订做经典牛仔服的服务,然而需要客户到店由雇员手持皮尺逐一量身。事实上,除了耐克的
Nike ID
项目等少数几个例外,个性化定制鲜有成功。  进入互联网+和工业4.0时代,服装的个性化定制成为可能。一方面,O2O销售取消了产业链中间环节,既给供应商带来C端客户,又大幅度降低产品价格,给消费者带来实惠;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提高,服装定制的门槛在不断降低,社会化生产为这个行业注入新的活力。  从购买习惯来看,服装定制属于低频消费,但方琴认为,比起消费频次,她更关心复购率。据统计,1/3在衣邦人消费过的用户都会复购,而且老客户的客单价平均是新客户的3倍。为了吸引新客户,衣邦人也采用补贴的形式降低初次消费门槛。2015年期间,衣邦人的业绩曾连续6个月增长速度在80%-120%,一跃成为互联网服装定制行业的领跑者。  方琴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进驻广州对于衣邦人来说是有战略意义的,因为华南地区是服装密集型区域,广州更是成熟的成衣消费大市。她认为,衣邦人并不会在短期内就改变广州人的成衣消费习惯,但以后服装定制将会提供多一种选择。“广州人一直被认为是观念相对前卫,广州也是传统和现代交融得比较好的城市之一。作为互联网思维成功融入传统行业的企业代表,衣邦人凭借优质的产品和服务,相信会让越来越多的广州人爱上定制!”  一周内完成2轮融资  衣邦人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方琴是一位80后连续创业者,专注互联网定制领域已达10年之久。2014年12月,方琴辞去卡当网CEO的职务,开始了第三次创业,创办了杭州贝嘟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衣邦人服装高级定制平台,并且在2015年1月6日至1月13日一周内完成2轮融资,第一轮投资是来自浙大科发投资领投的天使投资,第二轮是来自著名投资人吴炯先生的Pre-A轮投资。  与竞品相比,衣邦人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供应链管理方面。服装定制模式其核心价值是“合体”,在定制裁缝店,从量身、裁剪、试穿、缝制、再次试穿、细部修整,整个制作过程的唯一要求就是围绕尺寸吹毛求疵。据了解,目前国内的服装生产厂商普遍操作不规范、标准化程度低,如果和这些厂商合作则难以实现规模化。  因此在货源方面,衣邦人放弃以多取胜,而是选择与青岛、宁波的两家优质厂商深度合作,争取独家代理权,在供给端设立竞争壁垒。此外,制造厂商通过技术升级有效降低了衣邦人的返修率,目前用户在收到衣服后提出修改要求的不到
5%。在此次广州媒体见面会上,衣邦人宣布与国内最优秀的男装生产企业迪安派登洋服达成合作,派登旗下知名高端男装品牌“雅库YKSUIT”将在衣邦人平台上推出“易打理衬衫”及休闲裤。  对未来,方琴有两方面的设想:一是通过
3D
量衣技术实现用户自助量衣,目前这项技术已与浙大实验室合作开发,计划明年推出;二是把衣邦人打造成一个个性化服装定制平台,邀请更多小厂家和独立设计师入驻。  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者出现,方琴认为这说明这个市场至少开始被关注了。“从反向促进工厂产业升级的角度来说,衣邦人做的这个事业一定是有价值的、是可以让人的生活方式更美好的。”2016年,衣邦人的销售目标是超过1亿元,成为行业的领导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