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等收入阶层消费需求的增长对服装产业发展亦是大机会,1997年就来到北京大红门从事服装批发

3月25日,新疆巴州召开2016年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工作推进会,记者从会上获悉,2015年巴州纺织服装产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占全疆的23.99%,位列全疆15个地州市第一位。  会议传达了自治区2016年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工作推进会精神,安排部署了巴州2016年及今后一段时期的工作,为自治州“十三五”期间大力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开好头、起好步。  2015年,巴州扎实推进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76.06亿元,完成计划的91.7%,占全疆纺织服装产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23.99%,位列全疆15个地州市的第一位;新增就业11829人,完成计划目标149.58%;实现工业增加值超过10亿元;纺纱产能达到283万锭,其中2015年新增170万锭;纺织服装类企业达到46家。园区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重大项目进展顺利。  会议要求,要全面提高对发展纺织服装产业重大意义的认识。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工作不仅关系到巴州经济社会发展,更关系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各级、各部门要按照中央、自治区和自治州党委、政府的部署,凝聚各方力量,完善各项措施,全力推进纺织服装产业发展,把巴州建成国家级“大型纺织服装加工出口产业基地”。  会议强调,要坚持市场导向,积极开拓国内国际市场,多措并举,进一步加大人才培训力度,注重环保,推进纺织服装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加强协调配合,全力推进纺织服装产业迈上新台阶。  巴州党委常委库尔班江·胡土勒克,州党委常委、副州长李震国,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州总工会主席王金东,副州长张承义,州政协副主席、工商联主席王娟,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马文郁,第二师党委常委、副师长樊成华等领导出席会议。  巴州50家纺织企业的负责人等参加了当天的会议。

新华社受权于3月17日全文播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通过《纲要》可以发现,服装产业在十三五期间及未来面临着众多发展机遇和空间。  努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纲要》在“发展环境”章节中提到,从国内看,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发展前景依然广阔,但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要求更加紧迫。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阶段演化的趋势更加明显。消费升级加快,市场空间广阔,物质基础雄厚,产业体系完备,资金供给充裕,人力资本丰富,创新累积效应正在显现,综合优势依然显著。  同时,必须清醒认识到,发展方式粗放,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仍然突出,经济增速换挡、结构调整阵痛、动能转换困难相互交织,面临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惠民生等多重挑战。有效需求乏力和有效供给不足并存,结构性矛盾更加凸显,传统比较优势减弱,创新能力不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政收支矛盾更加突出,金融风险隐患增大。  《纲要》指出,综合判断,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也面临诸多矛盾叠加、风险隐患增多的严峻挑战。要着力在优化结构、增强动力、化解矛盾、补齐短板上取得突破,切实转变发展方式,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努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不断开拓发展新境界。  《纲要》指出,中国经济长期向好,我国发展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消费升级加快,市场空间广阔,经济形态向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阶段演化,这对与作为大消费产业的服装业来说也是发展壮大的战略期。服装产业亦需要提质增效,加快转型升级步伐,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助力中国经济最终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同时,中等收入阶层消费需求的增长对服装产业发展亦是大机会。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纲要》在“发展主线”章节中提出,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必须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供给能力满足广大人民日益增长、不断升级和个性化的物质文化和生态环境需要。必须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加大重点领域关键环节市场化改革力度,调整各类扭曲的政策和制度安排,完善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环境和机制,最大限度激发微观活力,优化要素配置,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必须以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为目标,实施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支柱,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加快培育新的发展动能,改造提升传统比较优势,夯实实体经济根基,推动社会生产力水平整体改善。  《纲要》指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的,便是使供给能力满足广大人民日益增长、不断升级和个性化的物质文化和生态环境需要,对于服装产业来说,服装产品必须要满足消费者不断升级、更为个性化的消费需求。服装产业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提高服装品牌的质量以及企业营运效率,在转型升级过程中不断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最终做精,做强,做大。  促进消费结构升级  《纲要》在“拓展发展动力新空间”章节中提到,适应消费加快升级,以消费环境改善释放消费潜力,以供给改善和创新更好满足、创造消费需求,不断增强消费拉动经济的基础作用。增强消费能力,改善大众消费预期,挖掘农村消费潜力,着力扩大居民消费。以扩大服务消费为重点带动消费结构升级,支持信息、绿色、时尚、品质等新型消费,稳步促进住房、汽车和健康养老等大宗消费。推动线上线下融合等消费新模式发展。实施消费品质量提升工程,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充分发挥消费者协会作用,营造放心便利的消费环境。积极引导海外消费回流。以重要旅游目的地城市为依托,优化免税店布局,培育发展国际消费中心。  《纲要》提到,以扩大服务消费为重点带动消费结构升级,支持信息、绿色、时尚、品质等新型消费,推动线上线下融合等消费新模式发展。服装企业要提供更时尚、更有品质的产品和服务,向服务型消费靠拢。服装企业多元化方向会更多向文体娱等休闲服务领域倾斜,O2O等线上线下融合的发展模式亦会快速发展。  十三五  发展多层次股权融资市场  《纲要》在“加快金融体制改革”章节中提出,积极培育公开透明、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降低杠杆率。创造条件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发展多层次股权融资市场,深化创业板、新三板改革,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建立健全转板机制和退出机制。完善债券发行注册制和债券市场基础设施,加快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开发符合创新需求的金融服务,稳妥推进债券产品创新,推进高收益债券及股债相结合的融资方式,大力发展融资租赁服务。健全利率、汇率市场决定机制,更好发挥国债收益率曲线定价基准作用。推动同业拆借、回购、票据、外汇、黄金等市场发展。积极稳妥推进期货等衍生品市场创新。加快发展保险再保险市场,探索建立保险资产交易机制。建立安全高效的金融基础设施,实施国家金库工程。  《纲要》明确指出,十三五期间金融体制改革一个主要方向是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在此过程中创造条件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深化创业板、新三板改革,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计划要尽快推出的战略新兴产业板,在正式公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并没有出现。战略新兴板或被取消以及注册制缓行,说明金融改革步伐更趋向稳健。服装企业应利用资本市场改革的窗口,正确适时利用各种金融政策,但同时亦要避免企业脱实向虚,以资本力量推动企业更好地转型升级。  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  《纲要》在“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章节中提出,坚持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更好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各种形式的不合理规定,消除各种隐性壁垒,保证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共同履行社会责任。鼓励民营企业依法进入更多领域。  支持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推进公有制经济之间股权多元化改革。稳妥推动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示范。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鼓励国有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  今年两会的一大动向是,党和政府对非公有制更加重视,从提出非公经济“两个毫不动摇”、“三个没有变”到新型政商关系,都给非公经济吃了“定心丸”。《纲要》指出,要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鼓励民营企业依法进入更多领域。支持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这对于以民营企业为主的服装行业提供了更大的发展机遇和空间,更能实现“实业报国”抱负。服装企业在公司治理、发展模式上更符合现代企业发展规律,并有更多机会参与国企“混改”进程。  培育“互联网+”生态体系  《纲要》在“发展现代互联网产业体系”章节中提出,组织实施“互联网+”重大工程,加快推进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服务模式、管理模式及供应链、物流链等各类创新,培育“互联网+”生态体系,形成网络化协同分工新格局。引导大型互联网企业向小微企业和创业团队开放创新资源,鼓励建立基于互联网的开放式创新联盟。促进“互联网+”新业态创新,鼓励搭建资源开放共享平台,探索建立国家信息经济试点示范区,积极发展分享经济。推动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线上线下结合等新兴业态快速发展。放宽融合性产品和服务的市场准入限制。  《纲要》指出,加快推进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服务模式、管理模式及供应链、物流链等各类创新,培育“互联网+”生态体系,形成网络化协同分工新格局,积极发展分享经济,推动线上线下结合等新兴业态快速发展。对于服装产业来说,“互联网+”背后代表的是既自成体系、又开放分享的新的商业营运模式,推行生态式、平台型的发展战略,这也是目前众多服装企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转型模式。  十三五  引导企业集群式走出去  《纲要》在“完善对外开放战略布局”章节中提出,以钢铁、有色、建材、铁路、电力、化工、轻纺、汽车、通信、工程机械、航空航天、船舶和海洋工程等行业为重点,采用境外投资、工程承包、技术合作、装备出口等方式,开展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推动装备、技术、标准、服务走出去。建立产能合作项目库,推动重大示范项目建设。引导企业集群式走出去,因地制宜建设境外产业集聚区。加快拓展多双边产能合作机制,积极与发达国家合作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建立企业、金融机构、地方政府、商协会等共同参与的统筹协调和对接机制。完善财税、金融、保险、投融资平台、风险评估等服务支撑体系。  《纲要》中支持走出去的重要行业中,轻纺亦包括在内,这预示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全球化程度将进一步加深,更大程度融入全球产业链。《纲要》指出,引导企业集群式走出去,因地制宜建设境外产业集聚区。加快拓展多双边产能合作机制,积极与发达国家合作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可以预计,随着一带一路等区域一体化战略的提速,我国纺织服装企业走出去步伐将加快,更多的海外并购、海外市场扩张事件亦将发生。

在京津冀一体化战略推出后,大约30万浙江服装商户将在行业分会的带领下陆续“落户”河北,实现服装产业的大转移。日前记者从“北京浙江企业商会服装行业分会”成立大会获悉,从去年到现在,已经有70多家北京的服装企业在廊坊永清浙商服装新城落户。30万浙商转移到河北后,预计将会带动相关服装产业人员约50多万人前往河北。“主要落户两个地区,廊坊永清和保定白沟。”北京浙江企业商会常务副会长卢坚胜说,北京浙江企业商会服装分会的成立,与京津冀一体化战略密不可分。据他介绍,在京浙商有80多万人,其中从事服装行业的大约有30万,这些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来到北京。但是,随着北京土地、人工成本的高居不下,对浙商来说向河北转移也是一次转型的机会。在这些企业中,北京卓伦制衣有限公司在去年7月份就搬到了永清。该公司董事长郑春发是典型的浙商,1997年就来到北京大红门从事服装批发。去年4月份,郑春发接到通知,公司位于大兴的服装加工厂被划入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区域,需要迁出北京。在搬迁消息第一次传来时,大红门许多商户都比较拒绝。不过郑春发觉得,在北京的生意已经没有发展的条件了,大红门交通拥堵,大兴工厂环境也不好,“厂房不够,27平米的宿舍里挤着8个工人。”郑春发去白沟、固安、廊坊都走了一圈。最后他选择在永清扎根,对他来说,这里离北京近,交通便利,去大红门只要半个小时;新的厂房大楼都盖起来了,很开阔。打定主意之后,前后只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厂里的200多名员工基本上都搬过去了。
“以前在北京都是租厂房,现在去河北是自己买地,工厂变成了自己的。”卢坚胜说,迁到河北后,规模和销售额都会有进一步提升,永清国际商贸中心项目正在建设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