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纺织类企业在该开发区中占比最大的企业,本土休闲服装品牌生存告急

日前,从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办公室传来好消息,沭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再获一“国”字号荣誉——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专门发文,正式授予江苏沭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为“全国纺织产业转移试点园区”。这也是该开发区继去年底“升格”为国家级开发区和成为“国家级”中国包覆纱基地后的又一殊荣。“新科”国家级沭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截止目前已先后落户730多家企业,而纺织类企业在该开发区中占比最大的企业“族群”之一。早在前年,沭阳开发区就获批了江苏省纺织纤维新材料产业园、江苏包覆纱产业基地。其中,投资亿元以上的纺织类企业多达89家,2013年纺织产业实现工业产值135亿元,占全区工业总产值的19.7%,其中包覆纱产业实现工业产值30.1亿元,占全区工业总产值的4.4%,同时,还为4.6万人提供了就业岗位。纺织产业不但规模不断壮大,而且社会效益也不断提升。尤其是随着纺织产业链条的不断增长、加粗、织密,这个由传统产业蝶变过来的新材料产业,已成为具有鲜明地方特色和蕴藏巨大发展潜力的支柱产业之一。213年以来,沭阳开发区从做大做强纺织产业、抢抓产业转移发展机遇的角度出发,开始启动创建国家级纺织产业转移试点园区工作,并得到了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中国针织工业协会的广泛关注和积极认可。经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组织知名专家、领导多次赴沭阳开发区现场调研、综合评估,日前,中国工业纺织联合会作出了上述决定。据了解,沭阳开发区也目前江苏省120多家开发区中唯一获此殊荣的开发区。

6月12日,2014全球纺织服装供应链大会(tascc2014)在江苏盛泽举办。本届大会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纺织信息中心、中国印染行业协会及中国东方丝绸管理委员会承办。大会以“绿色供应链的协同与创新”为主题,邀请国内外业内人士共同探讨在转型压力下,纺织服装产业如何构建自己的绿色产业链。

国产休闲服装品牌的寒冬仍在继续。

当下纺织服装产业的大部分成本都在上涨,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维持供应链的高效运作和低成本运行,是企业和行业都要思考的问题。于是“绿色生产”和“绿色供应链维护”的观点在丝绸之乡——江苏盛泽展开对话,竞争带动产业升级,如何升级,升级成怎样的状态?仅这一面就非常有看头了。

近日,东莞休闲服装品牌柏仙多格因经营不善宣布破产,无独有偶,昔日休闲服装巨头班尼路也深陷关店风波,班尼路及其子品牌中国内地关店数达到388家,关店数量占年初门店总数的十分之一。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变则活,不变则险

这恰恰折射出了中国本土服装品牌的生存困境,二三线小服装品牌在存亡线上苦苦挣扎,佐丹奴、森马服饰等服装上市公司的休闲服装销量也连年下降,库存高企、关店频繁已成为行业普遍现状。

“很多人都问我,目前纺织服装行业的经济大环境是否很严峻?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说道,“我只能说,以现在的形式来看,确实是改革开放30年来压力较为严峻的时期,行业需要转型和升级,而这种形势会持续多久,还不确定。”

僧多粥少,本土品牌的困境或许来源于外来快时尚品牌的异军突起。近几年以优衣库、ZARA等品牌为代表的快时尚品牌,在中国市场跑马圈地,势如破竹,优衣库甚至创下了一天11家店同开的夸张速度。

孙瑞哲习惯用四句话来透视现在行业的整体形势:难中有进、调整加剧、责任倒逼、谋变避险。在他看来,行业虽面临内外市场需求不振、棉花政策不利等诸多难题,但“难中有进”还是要保持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固定资产投资、出口、零售额等方面的增长;而“调整加剧”则体现在从风险投资的行业分布看,制造业并不受青睐。“从并购交易数量看,制造业是调整最为剧烈的行业,纺织服装行业亦不例外,是国内外并购、重组频繁的一年。”孙瑞哲同时也分析了另外两个方面,“‘责任倒逼’能看出行业发展的责任不仅是对经济发展和人民就业的贡献,环境友好、资源节约、消费安全等对纺织服装行业的发展又形成了新的责任倒逼;而‘谋变避险’是压力之下的必然选择。变是产业的‘常态’,也是产业应有的‘姿态’。变则活,不变则险。”

“主要还是品牌设计落后,经营理念跟不上,加上定位模糊,逐渐丧失了曾经的市场。”东莞市纺织服装协会潘秘书长认为,产品和经营等方面的落后,使得本土品牌被优衣库们远远甩开。内忧外患下,本土休闲服装品牌生存告急,这场品牌存亡战或许已经拉开帷幕。

出口,数量增长快于价格

业绩连年大幅下降

“2014年1~4月出口增速较上年大幅趋缓。”孙瑞哲谈到出口时说,“2013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价格增长4.27%,出口数量增长6.68%;而到了2014年的1~3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价格下降1.68%,出口数量增长2.21%。可见2014年1~4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增速较2013年同期回落14.35个百分点,而2000年到2013年均出口增速为14.02%。”

有着18年历史的休闲服装品牌柏仙多格倒闭了。

在出口结构方面,孙瑞哲指出,“2013年全年服装出口增长快于纺织品,2014年1~3月纺织品出口快于服装;2013年我国服装出口额为1782.24亿美元,同比增长11.28%;纺织品出口额为1138.51亿美元,同比增长11.17%;2014年1~4月,我国服装出口额为482.86亿美元,同比增长0.8%;纺织品出口额为335.87亿美元,同比增长4.2%。”

这家成立于1998年,顶峰期有3000名员工的公司于5月4日贴出公告:因公司经营困难,2013年12月份开始,生产车间某些工序处于半停工状态。时至2014年4月1日,生产车间所有工序均已停工待业至今。公司决定,自2014年5月4日起,生产车间所有业务正式结业。也就是说,柏仙多格日后将不复存在。

内销,国内零售需求规模继续扩大

这仅仅是中国本土服装品牌生存现状的一个缩影。有媒体报道,2013年柏仙多格所在地中山市沙溪镇规模以上纺织服装、服饰业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0.6%,但利润总额同比下滑41.2%。

“2013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3.44万亿元,同比增长13.1%;限额以上零售额为11.89万亿元,同比增长11.6%;限额以上服装类零售额8179.8亿元,同比增长11.5%。”同时孙瑞哲也给出了2014年一季度的数据,“消费品零售总额6.21万亿元,同比增长12.0%;限额以上零售额为3.03万亿元,同比增长9.7%;限额以上服装类零售额2211亿元,同比增长9.0%,低于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3个百分点。”

而那些曾在塔尖上的本土休闲服装巨头也在经历着行业发展变化的阵痛。6月16日,班尼路母公司德永佳集团有限公司发布财报称,截至2014年3月底,班尼路以及其它子品牌中国内地关店数达到388家,关店数量占年初店总数的十分之一。

绿色供应链关注环保

另一家于香港上市的服装企业佐丹奴也难逃关店厄运。

“从出口和内销的数据上看,我国企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未来我国纺织服装企业的发展机遇和核心竞争力将主要取决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和能力,如何以创新行动履行对员工、客户、环境和消费者等利益相关方的责任将从根本上决定企业的生产效率、市场准入、品牌内涵和商业绩效。”孙瑞哲说,绿色供应链是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内容,覆盖劳动关系、环境友好、公平竞争、消费安全等方面。

根据佐丹奴2014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4年3月31日,公司销售额减少7%,毛利润同期下降13%,且目前佐丹奴有75家门店关闭,其中内地便占据了54家。

在孙瑞哲看来,构建绿色供应链要以人为本。“在供应链体系中,品牌商、供货商、生产商和分包商都需负最主要的责任。但有两个重要的利益相关群体——消费者和员工,他们的影响力同样不容忽略。消费者已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对消费者的权利保障和责任践行,正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消费者责任意识觉醒,是监督企业不可或缺的力量。”

与此同时,作为国内服装龙头企业的美邦服饰和森马服饰的情况也同样不容乐观。2013年,美邦服饰实现营业收入78.90亿元,营业利润5.18亿元,较上一年度均有一定程度下降。

除此之外,孙瑞哲提到构建绿色供应链同样要重视环境保护。“供应链的低碳经济不仅体现在节能减排降耗上,技术创新和技术革命也要锁定低碳的目标。提高产品质量,延长产品生命周期也是重要的低碳表现。从供应链角度看,也可以创造性地避免由于管理带来的高碳排放问题。”

“主要还是受到大环境的影响,整个行业都不景气,加上电商的冲击。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现在自己的电商网站也在当做一个重点来做。”美邦服饰证券代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还表示,虽然目前美邦服饰旗下的ME&CITY发展放缓,但其仍会坚持该品牌的定位,来开拓新的市场。

中国东方丝绸市场:印染后整理难度大

另外,多位业内人士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美邦服饰一直是国内休闲服领域的领跑者,电商运营、概念店模式均领先行业,近年经营风格也从激进渐趋稳健,“尽管去年业绩大幅下滑以及预期今年上半年业绩继续平淡,但基于低基数效应以及股权激励催化,全年业绩有望出现恢复性增长,利润弹性较大。未来看点主要在于新概念店模式的推广、以及线上线下渠道的融合情况。”

“东方丝绸建成于1986年,到现在快30年了,从丝到面料到服装,这里交易品种比较完整,也拥有较完善的产业链。”中国东方丝绸市场党工委书记李建炯对这个市场有着很深的情感,在他看来,丝绸市场在丝绸产业的历史长河里有着起承转合的意义。但如今的丝绸产业却已不如以往作为中国瑰宝时那么受重视了。“在丝绸产业中,现在的市场供大于求,同时因为原材料价格的大幅度提升,让丝绸产业也越来越不好做,所以为了实现绿色供应链,我们一直都在大力研发新产品,希望提高产品附加值。”

而森马服饰的业绩则在其旗下童装品牌巴拉巴拉的拉动下勉强合格。2013年,森马服饰实现营业收入72.94亿元,其中主营业务收入72.19亿元,虽然较上年同期上升3.20%,但主要是儿童服饰增长较快,其休闲服饰则实现主营收入46.83亿元,同比下降4.04%。

盛泽闻名的是印染,而一提到印染,很多人都会将污染联系到一起。“很多人问我,在讲求绿色环保的今天,印染是否成为产业链中较为薄弱的环节,我觉得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李建炯说,在丝绸产业中,印染是产业链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从盛泽来说,纺丝有最先进的设备,制造也有最先进的装备,唯独印染后整理方面有缺陷,这道工艺在装备水平上和国际水平差别很大,而将中国丝绸产品与意大利、韩国的产品相比较,差距也主要体现在印染后整理这一块。”

“目前年轻人追求时尚,穿衣指数要求高。森马以后的定位依然是年轻化的大众化路线,但会在款式和服装品牌上有所创新,不断适应目前的市场化发展。”对于今后的发展,森马服饰董秘办人士如是说,他表示未来森马服饰将会力推电商实现多元化发展。

“印染后整理对环境的影响较大,拿印染废水来说,就算按照国家标准排放,其中还是存在一些物质,除此之外对大气的污染也有影响。而现在人们对生产质量的要求也很高,不允许环境污染发生在自己身边,所以盛泽这两年在环境保护方面没少下功夫。”李建炯说,“丝绸市场现在鼓励和支持有条件优化印染后整理的企业,要引进世界最先进的印染后整理机器,这样产品质量就有保证,同时对大气影响也不大。”

国外快时尚品牌冲击波

华佳丝博园:东桑西移蚕丝质量存差距

在本土休闲品牌哀鸿一片时,优衣库、ZARA这些外来快时尚服装品牌却迎来了其中国市场的狂欢式发展。

在盛泽,江苏华佳控股集团是唯一一个做全产业的集团,也拥有知名的华佳丝博园,这在丝绸产业中很难得,也很不容易。有人会问,为什么不容易?盛泽不是闻名天下的四大绸都之一吗?当企业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时,做全产业有那么困难吗?

与本土品牌关店潮相左的是,“优衣库们”加快了在国内的跑马圈地。截至目前,优衣库在中国有超过260家门店,遍布50多个城市,占品牌所有海外门店数量的一半以上。过去一年,优衣库逆市增长达到历年经营的巅峰状态。仅2013年8月31日当天,全国有11家优衣库新店同时开张;2013年淘宝双十一购物节中,优衣库销量超过1.21亿元,成为天猫排名第六的单一品牌。

“丝绸作为传统的出口产品,一直受到国内外消费者的喜爱,也一直是中国人更是丝绸人的骄傲和自豪。但现在丝绸业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太湖流域工业发展突飞猛进、桑田严重萎缩、农民种桑养蚕的积极性不高等问题,导致苏杭地区桑蚕业骤减,丝织产业严重萎缩。”江苏华佳控股集团董事长特别助理谈金麒在接受《服装时报》记者采访时直接就开门见山地说出如今丝绸产业的现状,“为宏扬和继承中国丝绸业的持续发展,国家提出了东桑西移,在广西、云南等地推广种桑养蚕,但是蚕丝的质量与太湖流域蚕丝的质量还是有一定差距。四大绸都(苏州、盛泽、杭州、湖州)都集中在江浙地区,所以,我们一直建议能在太湖流域恢复种桑面积,这样既能绿化又能养蚕,供应优质蚕茧做优质丝绸产品。”

而于2007年4月在上海淮海路开设第一家专卖店的H&M,在华发展的7年内已经拥有了200家门店。有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6月,优衣库、ZARA、H&M和C&A这四大国际快时尚品牌在中国的门店总数已达523家,其中近四成是2012年以后开设的新店,这意味着,这些品牌平均3天就开设一家新店。

“目前具有育种、种桑、养蚕、收烘蚕茧、缫丝、捻线、织造、印染、服装的一条龙生产的规模性企业仅剩华佳集团一家,我们有义务为当地的丝绸产业出力。”谈金麒说,“对于桑蚕丝绸行业的现状,我希望国家能从源头抓起,给予支持,对于蚕桑品种的开发要加大支持力度,同时要大力推进工业化养蚕,提高蚕茧产量,降低蚕茧成品;现在的缫丝企业仍然还是劳动密集型,所以必须对缫丝设备进行现代化技术改进,减少人力成本,把丝绸生产大国转变为丝绸强国。”

2012年中国服装业各大服装品牌先后爆发出库存问题。根据当年的财报数据显示,李宁、安踏等运动休闲品牌存货金额均同比增长,特步存货金额达到8.87亿元,同比增幅92%;美邦、森马等青春休闲品牌的库存也高达一二十亿元,而优衣库却早在半年前就完成了对库存的处理。

上新快、库存低是这些快时尚品牌的制胜秘诀。优衣库方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83.72天是优衣库平均库存的周转天数,比国内服企快至少一半,而优衣库的SKU常年保持在1000款左右,本土休闲服饰企业则基本在2000-5000款,高出2-5倍。

“本土休闲品牌销量下滑、门店关闭确实与外来快时尚品牌的强势发展有关。外来快时尚品牌在设计、款式等方面贴近消费主流,管理、营销也更现代化,因此也就能获得更多消费者的认同,这正是国内本土休闲品牌较为缺乏的。”中投顾问轻工业研究员熊晓坤认为,这些快时尚品牌在国内走红不无道理。

困局何解?

“主要还是品牌设计落后,经营理念跟不上,加上定位模糊,逐渐丧失了曾经的市场。”东莞市纺织服装协会潘秘书长直言。以ZARA为例,一款新品最快可以在两周之内推向市场,而且紧随国际时装周的潮流风向,快时尚的服装少量生产,款式多样化,并且价格区间选择大。反观本土品牌,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其一般分四个季度推出新品,且同一款式多样推出,选择比较单一。长久以来,落后的设计和不常跟新的货品就慢慢被一二线城市的主流消费者所抛弃,只能渠道下沉至三四线城市,如此循环往复,产品定位逐渐低端,也丧失了最具有消费能力的消费者。

“这些企业还停留在比较传统的营销手法,依靠明星宣传,但实际上性价比不会太高,整个品牌营销做得很差。并且像优衣库这种快时尚品牌他们非常注重电商,你看优衣库一个天猫的店销量多好,但班尼路它们就相对差一点,不是说不重视,它们也在做电商,但没打到点子上,所以没什么效果。”天相咨询机构首席顾问天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这些本土服装品牌多由广东、江浙地区的服装厂发展而来。以森马服饰为例,它也只不过是由温州的一个小服装厂逐渐发展而来。这些企业家族色彩浓厚,不少家庭成员在公司内部充当高管,虽然引进不少管理人才,但仍与现代化企业管理制度存在一定差距。

“国内企业需要苦练内功,增强自身产品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是关键,同时加强研发、营销和管理。”熊晓坤说。

相关文章